壮美北疆的非常之旅

79 次浏览

游记正文 第一天

今天的行程安排是上午去库车市周边的克孜尔千佛洞和尕哈烽燧遗址,下午回库车市区参观库车王府,晚上继续住宿库车。

克孜尔千佛洞

出库车城往西走大约70公里就来到拜城县克孜尔镇地界,在明屋塔格山的山腰有一个佛教石窟以克孜尔命名,这就是著名的克孜尔石窟,也称作克孜尔千佛洞。

克孜尔石窟大约开凿于公元 3世纪(当时是东汉和三国时期),比敦煌莫高窟还早200多年,拥有比莫高窟历史更加久远的石窟艺术,所以它被现代石窟艺术家称做"第二个敦煌莫高窟"。克孜尔石窟是我国开凿最早、地理位置最西的大型石窟群。

一直到公元8-9世纪(唐朝时期),由于受战乱和外来宗教的影响,克孜尔石窟才逐渐停建。克孜尔石窟修建前后长达5、6百年,其延续时间之长在世界各国也是绝无仅有的。

2014年6月22日,在卡塔尔多哈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8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克孜尔石窟作为中国、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三国联合申遗的"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中的一处遗址点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进入景区后,还要沿着路两边整齐排列的白桦树林荫道走好长一段路才能来到石窟。

在石窟前广场上有一尊鸠摩罗什(343-413年,五胡十六国时期)高僧塑像。鸠摩罗什的父亲是古天竺人,母亲是古龟兹国(库车前身)人。鸠摩罗什出生在龟兹,7岁出家,后来成为与唐玄奘齐名的汉传佛教佛经翻译家,现在许多汉语佛经均出自于鸠摩罗什之手,他在中国译经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对我国佛教文化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克孜尔石窟坐落在明屋塔格山悬崖峭壁之上,游客进入干佛洞不能带照相机和摄影机,但允许带手机拍照,不可以带包,带水,山下有免费寄存物品的地方。游客不能随意进洞参观,必须每组10人左右由讲解员带队参观。

克孜尔石窟现有洞窟236个,与敦煌石窟一样,并不是每一个石窟都对外开放,每天只选择性地对游客开放其中几个有代表性的石窟。

克孜尔石窟所依存的山体是结构松散的沙岩,由于长年累月风蚀、洪水、地震等自然原因,加上西方探险队偷盗劫掠,洞窟结构损毁严重,历尽沧桑满目疮痍,四壁放置佛像的拱型佛龛里空空如也。

这个洞窟的墙上有许多手印,看上去颇为诡异。据了解,这些手印是早年来此拜佛的信徒想沾点“佛气”,在石窟洞内用手触摸墙壁、石柱,由于克孜尔千佛洞所处的岩石为砂岩,手触摸后极易散落和变色,时间长了在石窟墙壁上就形成了深深的“大手印”。

最能体现克孜尔石窟建筑特点的是中心柱式石窟,它分为主室和后室。据介绍,石窟主室正壁为主尊释迦佛,两侧壁和券顶则绘有释迦牟尼的事迹如"本生故事"等。看完主室后,应按顺时针方向进入后室,观看佛的"涅盘"像,然后再回到主室,抬头正好可以观看石窟入口上方的弥勒菩萨说法图。

这些精美的壁画碎片是从洞窟壁上切割下来的复制品,原件多存于德国的博物馆内。

洞窟壁画上那些残缺的方块就是被国外强盗劫掠盗走的壁画。

这是一块已经被切割,但还没被取走的壁画。

克孜尔石窟除了有供佛的洞窟,还有僧侣起居用的精舍和寮房,其特点是洞窟上开凿有窗户。

为了遮蔽风沙雨雪,僧侣居住的洞窟洞口都开在侧面,其设计构思不可谓不巧妙。

在我们参观的最后一个洞窟内,陈列着朝鲜籍人韩乐然的照片,他是第一个为克孜尔石窟编号的艺术家。左侧斑驳的墙壁上,记载了他于1946年、1947年两次考察、整理克孜尔石窟的工作概况,并呼吁人们爱护保护石窟。正是由于这些仁人志士的默默守护和无私奉献,我们祖国的艺术瑰宝才获得新生。

站在石窟上面俯瞰下面的广场。

参观结束后,沿山下长廊步行至木扎特河河谷边上,从这里可以眺望对面的雀尔塔格山。

河谷对面的雀尔塔格山属丹霞地貌,褐红色的山体格外醒目。

尕哈烽燧遗址

从克孜尔石窟出来,在返回库车的途中,我们顺路去了克孜尔另一处有名的景点,克孜尔尕哈烽燧遗址。

克孜尔尕哈在古突厥语中为“红色哨卡”之意,尕哈烽燧位于库车县城西北盐水沟东侧,为汉宣帝时所建,虽历经了2000多年的风风雨雨,烽燧至今雄姿犹存。2001年被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古时白天燃烟叫烽,夜晚放火叫燧,烽燧一词由此而来。烽燧也称烽火台,是古代传递军事信息最快最有效的方法。

尕哈烽燧坐落于却勒塔格山南麓盐水沟沟口的冲击台地上,因为地势平坦,视线良好,老远就能看到高高矗立的烽燧。它是古丝绸之路北道上时代最早,保存最完好的烽燧遗址。

烽燧由基地往上逐渐缩收成梯形,高约13米。烽火台为夯土结构,上部夯层中夹有木骨层,顶部为木坯垒砌,并建有望楼,现仅存木栅残留物。受自然侵蚀,风化作用,南侧中上部已呈凹槽状。远远看去,烽燧犹如两个并肩站立的士兵。

距离烽燧东侧约1公里处,雅丹地貌的沟壑之中隐藏着一个颇具规模的石窟,这就是克孜尔尕哈石窟。可惜石窟尚在修整,没有向游客开放,所以还不能进去参观。可能是我们的无人机飞临石窟上空惊扰了那里的工作人员,有两个人开着车出来制止,我们只能收回飞机。

使用长焦镜头,在烽燧处也能依稀看到雅丹地貌中的石窟。

库车王府

看完克孜尔石窟和烽燧回到库车市区已经是下午6点多钟啦,但由于新疆时间晚,天黑得晚,所以库车王府还开着门,我们赶紧进去。

"库车王府"全称为"库车世袭回部亲王府"。其第一代亲王是清朝乾隆皇帝于1759年为表彰当地维吾尔族首领鄂对协助平定大小和卓叛乱的功绩而赐封的世袭亲王,王府也是那个时候乾隆专门派遣内地汉族工匠建造而成。所以库车王府是一个结合了中原汉文化风格及新疆维吾尔族特色的建筑群。王府于1937年被国民党军阀盛世才毁于战乱,现在的王府是2004年在原址重建的。

库车王府的最后一位主人是第12代亲王,12代亲王于2014年7月30日病故,王府里现在仍然居住着末代王妃。

库车王府景区大门。

王府里面很大,像一个小城区,有街道。

王府内现在开辟有龟兹博物馆、库车王府文物馆、库车民俗展馆、末代"库车王"官邸以及清代城墙等。

在龟兹博物馆我们了解到库车的前身就是曾威霸一方的古龟兹国,是西域大国之一。11世纪末,龟兹脱离西州回鹘,归附喀什噶尔汗,皈依伊斯兰教。从此,龟兹国灭亡。直到1758年(乾隆二十三年)归入清版图,定名库车至今。

龟兹(音qi%u16B&aposc%uED,丘慈),不念gui zi. 我们以前都念错啦,真是学无止境啊。哈哈哈

龟兹博物馆花园里的花草开得正艳。

在偌大的王府城里,真正住着亲王一家的是这座四合院。

王府院子大门对联写着“平叛和卓建奇功、世袭罔替授御封”,概括了王府的由来历史。大门门楣上挂“王府官邸”横匾。

王府官邸现居住着末代亲王的遗孀王妃。

面觑王妃需支付30元茶水费,席间可与王妃同座交谈,但前提是你得懂维吾尔语,因为王妃几乎不懂汉语。王妃1966年出生,今年55岁。我们的队友钟哥虽然不懂维吾尔语,但仍饶有兴趣地与王妃交谈甚欢,而且面觑结束后还没忘记给我们带出来不少干果点心之类的东西,让我们也“雨露均沾”。

以前亲王在世时游人不能进王府官邸,只能在官邸外面的一座高台上俯瞰。这座高台装饰成一个维族风格的大敞厅。

王府官邸后面有一段残颓的城墙,这是当年乾隆帝御赐这座王府时仅存的初始建筑。

参观完王府已经是傍晚8点多钟了,我们吃了晚饭回酒店休息。今天这样的时间回酒店算是比较早的啦。

第二天

这次的新疆之旅库车市是我们所到的最南面(明年计划再来新疆走库车以南的南疆),今天我们将沿独库公路北上,返回巴音郭楞和静县,晚上住在巴音布鲁克镇。

克孜利亚胜景

出库车市区不久,独库公路两边的山体渐次呈现出火红的丹霞地貌,尽管前天我们才路过这里,但由于今天的光线较好,时间也很充裕,所以就飞了一会儿无人机。

从空中俯瞰,一座座红色的山峰就像一簇簇燃烧的火焰。

克孜利亚的维吾尔语意是“红色的山崖”。

这座山峰是典型的“窗棂状宫殿式丹霞地貌”,被当地人称作“布达拉宫”景点。

从这块界碑看,以后这里可能会开辟成旅游景区。

独库公路南段风光

继续沿着独库公路北上,再一次领略了独库公路南段的秀美风光。

小龙池的彩色水面在阳光下格外艳丽。

换一个角度,大龙池呈现出另一种风貌。

翻越独库公路南段最高的铁力买提达坂后,巴音布鲁克草原的秀美风光再一次呈现在我们眼前。

蓝天白云下,巴音布鲁克草原一派深邃宁静的景象。

巴音布鲁克湿地

我们在下午抵达和静县巴音布鲁克镇,由于前两天来这里的时候我们已经去看过开都河“九曲十八弯”,所以今天就安排去看巴音布鲁克草原上的湿地风光。在酒店住下后等到黄昏时分,太阳西斜,我们跟着小陶开车来到草原湿地。

巴音布鲁克草原上的公路笔直地伸向远处的雪山。

飞翔的天鹅塑像是进入和静县巴音布鲁克地界的标志。

草原上水草丰美,牛羊成群。

夕阳西照,远处山峰呈现出“日照金山”的景象。

从无人机的视角,草原湿地更是绚丽多彩,溪流蜿蜒如游走龙蛇。

第三天

今天我们将从和静县折向西走,目的地是伊犁州新源县。途中路过那拉提镇时游玩花海,夜宿新源县。

边走边玩

出了巴音布鲁克镇,走218国道,离开和静县进入新源县那拉提。这是离开和静县的界碑。

进入那拉提后,看到养蜂的蜂箱,但没有“养蜂女”,那拉提果然是一个养蜂的好地方。

这一段道路弯曲有序,视野开阔,我们就用无人机跟拍汽车,但有一架无人机因机器故障“炸机”坠入山崖。为了找回无人机,我们在这里耽搁了较长时间。最后因为这里的山崖太陡峭人下山寻找机子比较危险而只得作罢。

到了那拉提草原,山梁上的彩林已经姹紫嫣红,分外漂亮。我们实在忍不住停车饱览眼前的美色。

这一片彩林的色彩十分丰富,不是那种单一的红或者黄,而是多姿多彩,艳丽缤纷,看上去令人极度舒适。

花海那拉提

那拉提镇位于天山腹地的伊犁河谷东端,这里有著名的那拉提旅游风景区,因为我们去的时候时值深秋,草原的牧草已经枯黄,景色没那么好了,所以我们毅然放弃了那拉提风景区而去了不远处的“花海那拉提”。

花海那拉提景区位于那拉提草原的阿尔善村,国道218线北面。景区于2017年7月8日正式对外开放观光。花海那拉提景区主要以花卉观光吸引游客,另外还有高空观光玻璃栈道、彩虹滑道、草地越野摩托车、动力三角翼、热气球、VR体验馆、汗血宝马观赏等参与性旅游项目。对我们来说,感兴趣的还是花卉观赏,尤其是无人机从空中鸟瞰整个花海的壮丽景观。

花海那拉提景区大门。

一开始还以为这片紫色的花海是新疆著名的薰衣草田,可仔细一看不像啊,后来才搞清楚这是紫色的马鞭草。

秋日里成片的紫色马鞭草也非常赏心悦目。

除了马鞭草,花田里还种植有菊科花类和芍药花等,成排成行,排列整齐,蔚为壮观。

近观,花蕊吐艳,芬芳馥郁。

无人机从空中鸟瞰,整个花海犹如一张色彩斑斓、图案优美的巨大地毯。

站在景区80米长的玻璃栈道上看花海,将是另一种体验。

在花海的纵深地,有一些游客参与性旅游项目。

这些散养的羊驼怕生,看见我们过去纷纷躲避跑远。

在花海对面的山坡上,有一个盘旋而下的滑道,据说建成后将是整个亚洲最大型的滑道。

当我们从那拉提镇驱车赶到新源县城又是傍晚了,因小陶的家就在新源县城,晚上小陶的家人也与我们一起共进晚餐。席间小陶喝了酒,是他妻子开车送我们回的酒店。

第四天

今天的行程是从新源县继续向西,沿途游玩恰布其海等景点,下午赶到具有八卦城美称的特克斯城,晚上住在特克斯城。

沿途景观

为了在去特克斯城的途中去看恰布其海,小陶放弃了好走的国道而改走相对难走一些的省道和乡道。好在从新源县城到特克斯城只有160公里路程,我们可以优哉游哉沿途走走停停,并不用急着赶路。

在前往恰布其海的途中,我们看到什么地方好看就停车下来拍几张照片。

恰布其海

我们到恰布其海的时间是下午的1点半左右,玩到3点钟才离开。

恰布其海位于八卦城以东48公里处,水域总面积58平方公里。它以雄伟的乌孙山山脉为背景,东临天山西段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人们视野里呈现出一种“高峡出平湖”的壮美景观,是“大那拉提”旅游环线的重要组成部分。

恰布其海拥有30公里长的水岸线,今后可能会开发建设成一个呈现湖光山色、青波荡舟、山间牛羊成群的高山湖泊景区。据说恰布其海每年冬季湖面会呈现冰裂和冰泡,不过其密度很小,远比不过贝加尔湖的壮观。

恰布其海最为神奇的地方是其水面。仔细观察其水面并不是那种单纯的蓝色或者绿色,而是像抽象画那样呈现出变化多端的蓝绿渐变色。

恰布其海也是一个有着湖岸沙滩的高山湖泊。

特克斯城

我们在下午赶到特克斯城。这是一座我们早就听说过神奇的“八卦城”。今天终于可以零距离走进这座城市,切身体会其中的玄妙。

至于特克斯“八卦城”的由来,传说与全真教丘处机有关系。南宋时期,丘处机受蒙古族成吉思汗之邀前往西域,历时三年游天山,为特克斯河谷所动,便以此为八卦城的风水核心,形成了特克斯八卦城最原始的雏形。但这一说法仅限于传说。比较可信的记载是“八卦城”始建于1937年,由当时的伊犁屯垦使兼警备司令邱宗浚亲自查勘设计。

特克斯城在西汉时期是历史上著名的乌孙国地界,而乌孙国从一开始就与汉王朝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限于篇幅这里就不展开细说啦)。这座体现易经文化内涵和按照八卦图布局的城市,以八卦文化广场为中心(相当于太极"阴阳"两仪),按八卦方位以相等距离、相同角度如射线般向外伸出八条主街,然后每隔360米左右设一条连接八条主街的环路,由中心向外依次共有四条环路。其中一环八条街、二环十六条街、三环三十二条街、四环六十四条街。这些街道按八卦方位形成了六十四卦,充分反映了64卦的易经数理。

既然城市各道路环环相连、条条相通,这对一个县城来说是不会塞车和堵路的,车辆和行人无论走哪个方向都能够通达目的地。于是在1996年特克斯城取消了道路上的红绿灯,“八卦城”由此成为一座没有红绿灯的城市。这在我国可能也是绝无仅有的一座不需要红绿灯的城市。但由于特克斯城每一条主要街道长得都一样,这就让初到之人不能立即认清道路,很容易迷路。小陶开车带我们去找酒店就转了好几条街才找到。

观看特克斯城最佳的位置自然是在空中,这是从无人机的视角看特克斯八卦城。

位于八卦城中心的“八卦文化广场”是全城辨识度最高也最好找的地方。

我们在城里住下后,第一时间便跑到“八卦文化广场”。广场上的“太极楼”顶层是一个大观景台,可以360%uB0观看全城。以前是可以上去的,但现在由于疫情防控需要暂时关闭了。

“八卦文化广场”前的牌坊。

我们在太极楼前的平台上饶了一圈,观看特克斯城的景色。

特克斯城的街道全部使用八卦中的卦名来命名。

沿着街道步行,一直走到城市一环后才返回酒店。

入夜,特克斯城华灯齐明,映入我们眼帘的八卦城又是另一番景象。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