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到我的家乡长春来 (上篇、原创)_旅游游记_驴爸爸

19 次浏览

沾祖上的光,咱可是地地道道的老长春人。小时候常听爷爷说,他的祖父就在长春这片土地上生息,祖祖辈辈算下来怎么也有一百八十年了吧。

这些年满世界的跑,有个鸿鹄之志,踏过世界三分之二的领土,还想饱览祖国的大好山河。有一天,与一位老同事聊起写游记,他说:“为何不写写家乡长春呢?”说来惭愧,我连这个想法都没有,那句成语叫什么来着,熟视无睹,或许是太熟悉了,产生不了什么新鲜之感吧。

对,说干就干,马上行动!说起我的家乡长春,值得一游的地方太多啦!如数家珍,把我认为值得游历之地呈现出来,盛邀您的到来哟!

见证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的消亡—伪满皇宫旧址

一个长春人都知道的地方,宽城区光复北路5号,伪满皇宫旧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我家老宅就在伪满皇宫后面,走路的话也就十来分钟的路程吧。老爸在世时,常提起伪满皇宫,印象最深的有两件事:一是当时的傀儡皇帝溥仪去老爸他们就读的“伪满国立高级中学”微服,一脸严肃的溥仪,身边总有日本人监护。再有就是日本投降后,皇宫被砸烂了,老爸与同学们去皇宫看热闹,所见一片狼藉,瓷瓶瓷碗都化成了一地的碎片。

要说我呀,跟伪满皇宫有过密接,舅舅家就住在皇宫对面,仅仅一道之隔,去舅舅家就和表亲们到皇宫大门前玩。参加工作之后,我的工作单位又与皇宫一墙之距。那时,伪满皇宫被分割成几个单位,其中有一家工厂,叫“长春市第二非金属材料试验机厂”,恰好我有一同学在这家工厂工作,在他的引领下,我来到了这宫廷里的工厂,印象最深的是宫殿成了生产车间,那二层小楼的暗红色地板还有亮度,踩上去会有吱吱的声音。

直到1982年工厂迁出,1984年伪满皇宫正式对外开放,那时名为陈列馆,今天的称谓“伪满皇宫博物院”是2001年更改的。恢复后,我正式购票参观过两次,开放的面积十分有限。

今天,风和日丽,阳光明媚,为写游记,我重登皇宫。门前还是熟悉的广场,入内已经大相径庭了,过去被分割占用的地方,收回整修后,开放了更多。以“同德殿”为标志,当时,日本人为控制溥仪而设计建造的集办公、处理政务、居住、娱乐于一体的宫殿,溥仪并没有在此住过。整个伪满皇宫可供参观的景点30多个,包括出、入口本身也是景点。

我走过伪满皇宫的殿、楼、轩、园、门后,试图寻找当年工作单位的地方,就来到大墙的炮楼处,当我正在辨别方位时,被一位年轻的施工人员叫住,说:“这里是施工现场,不得参观”。说明来意后,我们聊了好一会儿,他热情引我来到一处神秘之地,告诉我说:“日本投降后,伪满皇宫的图纸全部席卷到了日本,这个地方不敢轻易动,不知当时是做什么的”。想通过我打听,当年在这工作的同学,看他们中间有没有知道的?只可惜,我那同学失联了。

还有哇,御用跑马场马术表演每天进行两场,分别是上午10点—10点30分;下午14点至14点30 分,可别错过哟。

伪满皇宫博物院后面的东北沦陷博物馆正在布展中,期待开馆。

我站在伪满皇宫旧址正门处

同德殿

同德殿内

我在同德殿内

同德殿大厅

同德殿内

我站在缉熙楼前,溥仪及后妃居所

由此上楼

溥仪卧室

婉容卧室

谭玉玲卧室

谭玉玲会客厅

宫中中药库

东御花园

宫内走廊

宫内府

宫内府院内

宫内学生教室

怀远楼

此处禁止参观

欣赏御花园假山流水

勤民楼

25年前我在勤民楼参观

植秀轩餐厅

迎宾门

御用跑马场

这个地方有点神秘

鲜为人知之地—吉长道尹公署旧址

从伪满皇宫博物院出来,走路差不多九百来米吧,有个很值得一去的地方—清朝末年的“吉长道尹公署旧址”。听起来有点绕口是吧,道尹公署说白了是就旧时政府的办公场所。1932年,溥仪“就职典礼”就是在公署旧址的长官办公室前举行的。解放以后,公署旧址曾被多家单位占用,现为长春市方志馆。

之前,还真没注意这个地方,只是路过繁华的商圈光复路时,发现了“吉长道尹公署旧址”的石碑,它可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来越受到人们的青睐。当我打算进入参观时,被告知不开放。我向保安申请:可以进去拍几张照片吗?他们摇摇头,说:“不可”。无奈,只好把手机伸进栏杆,拍几张照片。

吉长道尹公署旧址,国务院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吉长道尹公署旧址,我站在马路中间所拍

吉长道尹公署旧址院内

吉长道尹公署旧址院内

吉长道尹公署旧址院内

吉长道尹公署旧址院内

隐藏一个天大的秘密--护国般若寺

接下来,请跟我去位于长春大街377号的护国般若(读音be re )寺。般若寺是我们这座城市最大的佛教寺庙。或许自己无教无派的缘故吧,之前,不知多少次从门前路过,可惜的是未曾踏入,就连每年热闹非凡的四月初八、十八、二十八的庙会都没看一眼。其实,出门旅游除了游山玩水,看名胜古迹,去的最多之地恐怕就是寺庙了,不为烧香拜佛,作为观光浏览,历史记忆,这儿也是重要景点之一。

早在1931年,般若寺就开始在这里大兴土木,1934年正式命名“护国般若寺”。这里隐藏了一个最大秘密就是抗日英雄赵尚志将军的头颅被埋在寺庙里。解放后,多次寻找,一直未果。2004年6月的一天,沈阳军区政治部到护国般若寺拍摄东北抗联专题片时,意外得知寺院墙边挖出了一颗无名头骨,他们立马将其送检,经公安部最终鉴定,确认这颗无名头骨正是赵尚志将军的头颅,与日军战犯东诚正雄交待交待相吻合,真相得以大白。

护国般若寺正门

长春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护国般若寺院内

护国般若寺院内

护国般若寺院内

曾经的城市地标--苏联红军烈士纪念塔

走出般若寺前行一百米,就来到我们这座城市的中心--人民广场。广场被花草树木包围着,中间耸立着一座碑,名曰:“苏联红军烈士纪念塔”,曾经被认为是我们这座城市的标志与象征。

老爸在世时,常听他讲起,清末之前这儿曾是刑场。日本人占领长春时,有个《大新京都市计划》(也就是把长春当作他们的新首都),广场就成了长春市区贯通南北的中轴,那时叫大同广场,长春解放后改名为人民广场。

1945年,日本投降后,为了纪念在反法斯战争中英勇牺牲的23名苏联空军飞行员而建造了这座塔,最耀眼的标志是塔尖上的那架飞机,道出了其历史意义所在,还有塔身处刻有飞行员的名字,被永远定格在城市记忆里。

说实话,人民广场这地方我真是太熟悉了,儿时就经常到这里来。其间大约有十多年时间,每天上下班都从这里直穿。自从修地铁一号线后,广场被围了起来。看到今天的清静,勾起了我对过去人民广场的记忆。文革前后的那些年里,每逢国庆之夜,广场上会有灿烂的烟花腾空,人们如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涌向这里看热闹,通往广场的六个路口被堵得水泄不通啊。

我站在围栏处,有些后悔,N次出入时怎么就没有留意,拍几张满意的照片呢?思忖之余,忽然看见栅栏有两处空格,我低头跨了进去,清静的广场任我自由拍摄,只不过天气不给力,不肯露笑脸。当我再次造访时,没那么幸运了,空格被封住了。不过呢,仰仗我身材不算肥胖,麻利地从栏杆处也能进去,伴着正午的阳光,终于拍到自认为得意之作。

苏联红军烈士纪念塔

吉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塔的正面写着“中苏友谊万古长青”

塔的侧面刻着烈士的名字

受到国务院保护的地方--伪满洲国建筑旧址

历史上我们生活的这座城市,经历了长达14年之久伪满洲“国都”的屈辱。有心人曾做过统计,现今有名有姓还在使用中的当年日本殖民建筑旧址69处。它们相继被国务院、吉林省政府、长春市政府列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最初有想把这些建筑一一拍下来的冲动,细琢磨工程量蛮大的,还是把受国务院保护之地,城区总共15处旧址介绍出来吧!顺便捎带来点省、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中午时分,我从人民大街与新发路交汇处的吉林省人民政府办公楼开拍,一站站前行,就可以找到一个个旧址。省政府办公楼原为“日本关东局和宪兵司令部”,最早建于1932年,省政府1954年在此办公至今。今天的光线很随我意,隔着马路拍照,没注意旁边有一年轻的协警问我:“你是干什么的?”我说,想写点东西,配几张照片。他马上说:“你是作家啊,你看,牌子和楼可以拍,就是不许拍卫兵。”他又跟我聊起长春的伪满建筑,告诉我一个不为晓知之处,“新京卫生技术厂”(今天的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公司前身,试验室旧址还在,只不过被围起来了)。我向那协警道过谢后,穿过人民大街,来到马路那端的吉林省委办公楼,这里曾是“伪满洲国关东军司令部”。真没有资料储备意识,在职工作那会儿,没少出没省委大院,从没想过留下几张像样的照片。趁几位骑自行车巡逻的协警离开之际,只能远远地隔着马路,有点心虚地抓拍两张。

日本关东局和宪兵司令部旧址

伪满洲国关东军司令部旧址

顺着人民大街到达人民广场,周围的几座建筑受到不同级别政府部门的保护,可以顺便看一看。“伪满洲国中央银行旧址”,现为中国人民银行长春支行,一楼的大厅为工行长春人民广场支行,我把大门拍下来后,试图入内拍照。保安友好地告诉我,只有这个大厅不允许拍照,随便观看。过去常来这儿办事,参观就省略了。我退了出来,找到那块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牌子,这个位置应该是最佳拍照点了。

伪满洲国中央银行旧址

伪满洲国中央银行旧址

跨过西安大路,是“伪满洲电信电话株式会社旧址”,现为网通长春分公司,长春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与其比邻的是“伪满洲国警察厅旧址”现为长春市公安局,主楼正在维修,我正犹豫要不要拍,无意识地刚刚举起手机,被严厉告知不许拍照。

伪满洲电信电话株式会社旧址

走起,沿人民大街继续前行,来到牡丹园。这儿有一处带有典型日本风格的建筑“神武殿旧址”,是日本人习武和祭祀的地方,1956年,改建为吉林大学大礼堂,取名为“鸣放宫”。中学时,我们经常到这里看电影。现为吉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近十多年,园中种植了大量高贵而又高雅的牡丹,称为“牡丹园”,每年五、六月牡丹花盛开,吸引了大批市民前来观赏!

神武殿旧址

牡丹园

我在牡丹园

牡丹园

牡丹花开

继续走在人民大街上,不远处的吉林省建筑石油化工研究设计院,是“伪满洲国民生部旧址”。

伪满洲国民生部旧址

转过头来,步入解放大路,可直达文化广场,这个广场伪满洲国时叫“顺天广场”,解放后取名为地质宫广场,后来改为文化广场。广场的地质宫,就是当初准备建设的皇宫,因太平洋战争爆发,刚刚完成地基部分的皇宫被搁浅了。1953年,东北地质学院在原址基础之上,建设了长春著名的地质宫。记得六、七十年代,适逢吉林省暨长春市举行大型群众纪念活动都来地质宫广场。印象中,小学时曾两次来地质宫广场参加庆祝国庆群众游行活动。参加工作后的1976年,还顶风冒雨雪,举着标语,参加庆祝粉碎“四人帮”胜利的大型群众游行活动。

文化广场

地质宫

地质宫

文化广场对面的那条新民大街,被文化部、国家文物局命名为“中国历史文化名街”。最先进入视野的是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的楼房,当年是“伪满洲国军事部旧址”,与其对面的吉林大学基础医学院,是“伪满洲国国务院旧址”,我们长春人一直称其为“基础楼”,这座楼修缮后变化挺大,以至于我有点认不出了。中学时代,搞“深挖洞,广积粮”那会儿,我们学校就在“基础楼”门前挖地道,学校曾组织我们参观过,印象蛮深的。

新民大街--历史文化名街

新民大街

新民大街人行道

伪满洲国军事部旧址

伪满洲国军事部旧址

伪满洲国国务院旧址

伪满洲国国务院旧址

伪满洲国国务院旧址,这个收发室保持了原样

继续跟我走,就来到了吉林大学白求恩医学部,曾经的“伪满洲国司法部”。

伪满洲国司法部旧址

伪满洲国司法部旧址

跨过新民大街,斜对面便是吉大三院中日联谊医院,“伪满洲国经济部旧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被关在铁栅栏里,怎么看都觉得不舒服。

伪满洲国经济部旧址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关在里面

再走不了几步,是吉林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曾为“伪满洲国交通部”,看到“交通”二字,心生动感,因为,我曾经是一名交通人。

伪满洲国交通部

新民大街走到尽头是新民广场,广场有一处显著的建筑,原为空军461医院,最近我去时,发现门前新立块牌匾:“中国人民解放军联勤保障部队第九六四医院”,这里是“伪满洲国综合法衙旧址”,现外墙正修缮中。之前不知多少次路过,怎么就没动点心思记录下来呢?拍的这张照片有点不尽意。

伪满洲国综合法衙旧址

伪满洲国综合法衙旧址

这次为写游记,重游长春,才知当时确切设计意图。走过文化广场(伪满洲国时的顺天广场)与对面的新民大街(伪满洲国时的顺天大街),然后到达新民广场(伪满洲国时叫安民广场),再到南湖公园(伪满洲国时叫黄龙公园),其寓意是以皇宫为龙头,以“顺天大街”为龙身,以“安民广场”为龙尾,借“黄龙公园”之水,一飞冲天。

另外呀,“伪满洲国外交部旧址”,独处于新民大街和人民大街之外,坐落在建设街与普庆路交汇处。我对相邻于西民主大街上的“伪满洲国总理大臣张景惠官邸”印象很深。解放后,这所建筑曾为吉林省军区招待所,上个世纪90年代几次进去过,保存得比较好。当我这次拜访时,大门关闭着,并没有人把守,我试着推开铁门,原来可以进去的。小楼由铁将军把守,在楼的侧面找到了吉林省人民政府重点文物保持单位的石碑。我在院子里转了转,感觉与之前相比,并没太大变化,挺有旧址真实感的。

伪满洲国总理大臣张景惠官邸,吉林省文物重点保护单位

伪满洲国总理大臣张景惠官邸

伪满洲国总理大臣张景惠官邸

我的主要任务还是去“伪满洲国外交部旧址”,走过普庆路就是了。进院子一看,虽说旧址还在,门脸改造得面目全非了,现为铭医整形中医院所盘据,背靠摩天大楼,如同夹缝中一般,怎么拍照都不理想,找不到任何感觉,走人。

伪满洲国外交部旧址

伪满洲国外交部旧址

城中之湖—长春南湖公园

长春南湖公园属全国性公园。那城中之湖,虽说比不上武汉的东湖,却也是我们这座城市的骄傲!是我们的宝贵财富!

早在1933年,南湖公园就如同摇篮中的婴儿诞生了。说起南湖公园,我认为有三大亮点:之一,1988年10月19日,为纪念长春解放四十周年,一座雄伟的纪念碑拔地而起,成为我们这座城市的新地标;之二,公园最美的地方“风雨四亭”,又叫“四亭桥”,当初的设计者是咱土生土长的长春人,他的名字叫阎环;之三,那座不起眼的石拱桥下布满了荷花,每年8月份,人们站在桥上观荷赏花,有享受不尽的美好!

伴随长春分明的四季,每个季节来南湖公园都有不同的乐趣与享受。春日鸟语花香,陶醉绽放在花之清香中;盛夏游泳、划船,纳凉;秋季临风观红叶,感受白桦风姿;冬天踏雪、滑冰、冬游、欣赏雪雕,反正总会找到适合你的那一款。

我一直以来都是南湖公园的常客,数也数不清来过多少回了。记得儿时别的公园门票一角钱,南湖公园收费二角。当长春打开了公园大门,免收门票后,南湖公园也放低了姿态,撤掉了所有围栏,更加通透,更加亲民了!

南湖公园里的长春解放40周年纪念碑

南湖公园水面

美丽的风雨四亭

风雨四亭

风雨四亭

春天,我在观荷桥下

盛夏,与老同事们在南湖荷花塘边

秋日,我在公园白桦林中

辽金时代唯一古迹—农安辽塔

长春市所管辖的农安县是一座历史名城,辽金两代是军事重镇,当时的政治经济中心,曾经的东胡、鲜卑、契丹、女真、蒙古等民族的重要活动地带。当年岳飞就甩下这样的话:“直抵黄龙府,与诸君痛饮尔。”岳飞所说的黄龙府,就是今天的农安县城。

县城内有一处受国务院重点保护的文物—农安辽塔,它可属于千岁级别的,是现存辽金时代唯一的古迹。农安辽塔几经战乱,加上风侵雨蚀,解放之初已经摇摇欲坠。经过两次大的修缮,盛装后的农安辽塔带我们去穿越远去的年代。我凝视辽塔,引我浮想联翩,思绪万千,这塔下面隐藏多少不为我们所知的故事呀。在职工作那会儿,也没少来农安,只有一次草率地看了一眼农安辽塔而已。这次为写游记,特意跑来采风,走在当年的黃龙府,这片热土带给我太多的想象力!太多的好奇心!

农安迎宾广场

农安迎宾广场

辽塔公园

农安辽塔

农安辽塔--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