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风的异邦人 ∣ 横越青海 遇见孤独:青海八日环线行记_茫崖市游记_驴爸爸

19 次浏览

青海

夕风的异邦人

【序】

春风会带来复苏的力量,夕风会带走最后的执念,春末夏至的时候,我是夕风般的异乡人,迷途在一个人的向晚,逐渐开始直面自己生来的孤单。

青海

U型公路

青海

茶卡盐湖

青海

恶魔之眼

从想要出发,到踏上行程,没有超过72小时。因为疫情关系,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人间纠葛,感觉已经许久没有去远方放空自己,而这一次,只想静静找一个最为孤独的地方,让自己暂时地斩断那些千丝万缕的视线交缠,于是,突然想去无人区。

自己总归还没有酷到敢无所畏惧地去徒步穿越,何况有明确的禁止入内的规则摆在面前,最后发现,自己这样的徒步小白,想要最大限度地体验无人区的空旷的话,也就只能参加越野团了,于是默默又匆匆地开始了线路选择:羌塘和阿尔金山并没有合适的线路,剩下的可可西里和罗布泊,一开始是更偏向于罗布泊的,哪怕不能找到平行世界的交点(是一定找不到的吧?),这个华夏大地最为诡异神秘的区域,总是对我会有莫名的吸引力。但是,莫名的,最后却敲定了可可西里。

青海

察尔汗盐湖

青海

可可西里

青海

大柴旦翡翠湖

每一次人与人之间的相遇,都像是每个小小宇宙与宇宙之间的交汇,总能在星际撞击下闪耀出引人成长的光。我知道,此次旅行我其实走不到真正的可可西里腹地,我也并不能真正地暂时脱离尘世让自己漂浮在无人的孤独虚空,但是我依然享受了与原生世界的短暂背离,在这限定假期里结识了新的旅伴,上海的飒女孩rebel、成都的文艺男生小粟、哈尔滨的酷姐大C、苏州的急行哥张哥……我们横越整个青海,将微雨的西宁、恶魔之眼、小红花里的翡翠湖、茫崖的夜色、火星营地的沉默气息……一起塞进了脑里,成为不可复刻的人生记忆之一。

小粟在帮我拍过一张背影照后,对我说:嗯,孤独感出来了。

我有些恍然,然后突然笑了,自言自语说:孤独?是啊……谁不孤独呢?

来这大西北,不就是想要邂逅孤独,然后享受其伴生的自由的吗?

青海

火星营地

青海

水上雅丹

青海

青海湖

看过一部简单的日漫,不过是孤独的人相遇后的日常,我怅然若失,我喜欢那种物哀的日常,清澈干净带点忧伤,但是海是最能包容万物的存在,春风又能悄然战胜冰冷的沉寂,我在这广袤的大地上,看到了海,身边也有风吹过,却是人造的海,向晚的风,它们将孤单短暂送到我面前,陪伴我、我们这些异乡人。

我早已回不到过去,我也总归开始慢慢接受现实,内心越来越坚毅,也越来越平和,我不喜欢成长这个词,我也以为我不会成长转变,但是我却不知不觉中与那个少年的自己渐行渐远,变成了截然不同的自己。

八年前,少年们在青海湖边扬起黄沙;八年后,我回到青海,作为平和如穿过大地的夕风般的异邦人,只想随行横越,去邂逅短暂的孤独,然后感受独属于自己的寂寞与自由。

青海

青海土火锅

青海

察尔汗盐湖

【行程线】

DAY 1:成都—(MU2218,PM22:30-AM00:30,+1D)—西宁;宿西宁(金鼎丽呈酒店,小桥大街171号)。

DAY 2:西宁—(AM08:00-AM10:00,151km)—青海湖;青海湖—(AM11:30-PM13:00)—黑马河镇(午餐);黑马河镇—(PM13:30-15:00)—茶卡盐湖;茶卡盐湖—(PM19:20-21:40,200km+)—德令哈;宿德令哈(万豪精品酒店)。

DAY 3:德令哈—(AM08:00-AM10:40)—大柴旦翡翠湖;大柴旦镇午餐(伊布拉特色炕锅);大柴旦镇—(PM13:50-PM15:30)—G315U型公路;G315U型公路—(PM16:45-PM17:45)—东台吉乃尔湖;东台吉乃尔湖—(PM17:45-PM18:00)—乌素特水上雅丹;水上雅丹—(PM19:50-20:30)—东台服务区;宿东台(雅丹塞上宾馆)。

DAY 4:东台—(AM07:50-AM08:50)—西台吉乃尔胡;西台吉乃尔胡——火星一号公路—(AM10:10-AM11:00,30km)—火星营地;火星营地—(PM12:30-PM18:35)—茫崖恶魔之眼(茫崖市花土沟镇莫合尔布鲁克村艾肯泉);艾肯泉—(PM19:40-PM21:30)—花土沟镇;宿花土沟镇(茫州大酒店)。

DAY 5:茫崖市花土沟镇—(AM07:30-AM08:10)—茫崖翡翠湖;茫崖翡翠湖—(AM09:00-PM16:10,550km,省道303)—察尔汗盐湖;察尔汗盐湖—(PM19:20-pm20:00,64km)—格尔木;宿格尔木(居丰商务酒店)。

DAY 6:格尔木(AM08:10)——昆仑山垭口——可可西里(索南达杰保护站)(PM15:00)——格尔木(PM19:30);宿格尔木(居丰商务酒店)。

DAY 7:格尔木—(AM09:00-PM20:50;760km,京藏高速,途经都兰县城午餐)—西宁;宿西宁(莫家街附近尚俭太空舱)。

DAY 8:西宁(莫家街+宗喀大慈宏觉寺+金塔寺);西宁—(CA4228,PM19:35-21:16)—成都。

青海

行程图

费用参考:RMB5000+。6日穿越团费3000+,成都往返西宁机票(2021.05)1500+;门票(茶卡盐湖船进火车出套票160,乌素特水上雅丹60,察尔汗盐湖摆渡车100+20)。

特色推荐:西宁莫家街(炒炮仗、西宁土火锅、狗浇尿、牦牛老酸奶等);大柴旦镇(伊布拉特色炕锅,人均40+);格尔木(马义黑白条羊肉,人均120+)。

青海

察尔汗盐湖

青海

手抓羊肉

青海

察尔汗盐湖

【游记】

NO.1:骤雨(成都)

我问Mary,要跟我一起去可可西里吗?

身边有钱有时间还能一邀约就同行的,大概也就只有一直将狮子座的骄傲与光明磊落贯彻半生的Mary了。

果然,她一口答应:好啊。然后临出发又突然告诉我:你姐夫也去,我们坐动车从河南出发,大约晚上10点半到,你到了西宁来接我们不?

我说:那就一起宵夜呗。

成都地铁在地底飞速穿越,身边的气息越来越陌生的时候,我突然长长出了一口气——有的时候人需要一点陌生感,才可以从一层层绑缚着自己的关系网络里抽离出来。我们都在享受作茧自缚带来的安定感的同时,又厌恶着它让自己动弹不得,所以离机场越近,那些缠绕周身的丝线越薄弱,自己终于可以逐渐动转起来。

然而,我还是败给了天气。

2021年的气候尤其反常,也或许只是自己生活的这个城市,在夏天与春天之间反复横跳,眼看炎热,突如其来的一场场雨又将整个世界打回清冷的早春模样。

原本1点半的航班,因为气候原因为无限推迟。快到晚饭的饭点时,同一个登机口的前一个飞往吉林的航班的乘客总算按捺不住,开始在检票台围拢,而前往西宁的乘客们还稍显安静,默默等待。

成都

候机

成都

候机

成都

候机

飞吉林的航班是成航的航线,而我们的则是东航的航线。一起发放的盒饭,竟也会有差别。我旁边的几位年轻女孩都是准备前往吉林参加同学婚礼的,身边的女孩看了一眼我的盒饭,对她的朋友说道:他们的竟然还有看起来不错的鸡蛋……

一个人的时候,总是会做些脑抽的事,我笑着对她说:要鸡蛋吗?都给你。女孩大概没料到我这个奇怪的陌生人会表现出这些莫名的奇怪善意,顿时脸红:不用了不用了……

成都

候机

成都

延误的盒饭

相较于她艳羡我盒饭里的炒鸡蛋,让我艳羡的是,因为航班延误,成航给每位乘客发放了200现金安慰,然后很快便登机出发;而我们的航班则出了更大的问题。

在我印象里少雨的西北,竟也会因为雨云气流问题导致航班迟迟不能起飞。后来细问才知道,西宁的小雨不是什么问题,但是中转经停的玉树气流的确不适合降落,在延误到晚间8时左右,Mary正说他们已经快要到站的时候,东航的工作人员才来告知:取消经停玉树,直飞西宁,时间待定。

或许是态度不如成航的工作人员诚恳,又或许没有那200块的补偿金,但主要原因还是突然取消的玉树站,以及取消后不管不顾的态度,一直默默等待的乘客总算按捺不住围了上去,剑拔弩张间,东航总算软了下来,大约安抚了一个多小时后,事件才渐渐平息。

成都

矛盾

我一直在旁边默默关注,然后仿若事不关己一般给朋友们现场播报,朋友比我还着急:都延误了那么久了,你不着急啊?

既然都行走在了路上了,那就随遇而安地等呗。

最后,安抚完玉树的乘客,延误9个小时后,飞机在成都的夜雨里升空前进,空旷的机舱里乘客寥寥无几,我坐在最后几排的位置,恍若有种包机的感觉。

成都

准备起飞

抵达西宁已是凌晨12点半,走出机场时,一股凌冽的冷风又将我吹回了抵达大厅,于是就这样瑟瑟发抖着等着接机师傅前来接我。

凌晨1点穿梭在西宁的机场与城市之间,大西北的空旷带来了奇妙的自由感,师傅身上那种不急不躁的柔和感觉,让我对西北人的好感急速上升。

师傅问:来过青海吗?

我说:八年前来过西宁,现在看来,就像两个完全不相干的城市了……

我想,也可能只是因为我不过是个过客,所以匆匆瞥过的景色,总归是不会重叠的。

哦,那欢迎再次来到这里。

NO.2:再见青海湖

Mary依旧如少女一般的任性,讲好的晨间7点半集合,起床后先是逛了一圈公园,然后才在7点半前往餐厅使用早餐,Mary与姐夫走进餐厅的时候,刚巧我正一边手忙脚乱往嘴里塞煮紫薯,一边着急走出餐厅。

上车后,便第一次看到了本次的旅伴的真实模样,除了我和小粟都来自成都,其余的人都是天南海北因为这奇怪的缘分而聚在了一起。司机让我们叫他党叔,后来才知道党叔那淳朴的西北汉子皮囊下,藏着一个比我们还贪玩好奇的灵魂。

张哥一路略显急躁,我刚上车便催促党叔联系Mary和姐夫,党叔一脸无辜:她电话关机了……我是知晓Mary那不紧不慢的作风的,于是一咬牙:我去餐厅催他们!

最后,8点,党叔总算发动了引擎,我们便就此踏上了本次横跨青海的旅程。

8年前,那一众盐湖还躲在遥远的地方寂寂无名,我们对于青海的认知,只有这神州最大的内陆湖,包车绕湖一小半,没有走完370公里的路程便返程;8年后,再临青海湖,却只不过是旅途中匆匆瞥过的一站。

党叔找了一处路口,驶进停车场,然后我们在透彻的阳光里步行到了湖边。

青海湖

青海湖

青海湖

青海湖

青海湖

青海湖

青海湖

青海湖

那一望无际的模样,早在记忆里淡化,漫天飞舞的水鸟却是初见;不少的牧民将自家长得好看的牦牛化上了浓妆,来吸引游客花钱骑行拍照;一些小贩摆着摊子售卖着藏式饰品。

旅伴们说:除了一望无际,似乎也并没有什么可拍的。

青海湖

青海湖

青海湖

青海湖

青海湖

青海湖

青海湖

青海湖

青海湖

青海湖

当然,放起了无人机的小粟和党叔除外。

相比去年夏天在西藏邂逅的纳木错和羊卓雍措,此时尚未结束冻期,草地尚且青黄不接,没有花海妆点的青海湖确实没能带来太多惊艳的感觉。

匆匆几眼后,我们便继续上路。

青海湖

青海湖

青海湖

青海湖

青海湖

青海湖

青海湖

青海湖

青海湖

青海湖

党叔说:至少,天气很好。要是没有阳光,整个湖看起来更为阴郁,就更没意思了。

党叔没料到的,之后的几天,我们的团队犹如入住了晴天娃娃一般,到哪儿哪儿晴。我原本以为在大西北,晴天不足挂齿,后来也信了党叔的话,像我们这样的晴天队伍,一年也没几支。

在黑马河镇吃过炒炮仗,党叔说,黑马河镇有个奇景,每年湟鱼产卵季,河里会有数不清的湟鱼逆流而上,十分壮观,可惜我们是看不到了。

青海

青海湖环线地图

青海

炒炮仗

青海

沿湖岸线前进

青海

沿湖岸线前进

青海

沿湖岸线前进

青海

沿湖岸线前进

青海

沿湖岸线前进

青海

沿湖岸线前进

青海

沿湖岸线前进

青海

沿湖岸线前进

青海

沿湖岸线前进

青海

沿湖岸线前进

我则给旅伴们讲起了自己关于青海湖的记忆:相较这一路的雪山,对岸紧临湖边还有一大片沙丘地带,那里又是另一番景色了。

再见青海湖,不过是平平淡淡的感觉,然后我们继续前进。

翻越橡皮山的时候,突然下起了鹅毛大雪,茫茫雪原中,经幡塔在风雪里不住翻飞。

我讲起了一些关于经幡的故事,同伴们听得颇有兴趣,然后我才想起,对于他们来说,我曾生活过的藏区的文化,其实是相对较为神秘未知的。

这眼前的雪原,竟让我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回到了川西。

共和橡皮山

跨越橡皮山

共和橡皮山

跨越橡皮山

共和橡皮山

跨越橡皮山

共和橡皮山

跨越橡皮山

NO.3:消失于海的小火车(茶卡)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茶卡盐湖开始活跃在了国人的视线里,不过,那应该是我8年前造访了青海之后的事。

党叔说,后来,因为瞧见茶卡盐湖的受欢迎,所以又打造了一个天空一号景区,两片盐湖紧挨在一起,却是两个不同的景区,但一般的游客还是只会选择前往老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青海的一众盐湖,其实多是采矿形成的,因那些矿物质的缘故,让这些盐池变幻出堪比热带海域般的奇幻绚丽色彩。

相比近期闯入视线的翡翠湖,茶卡的盐湖色彩并没有那么的绚烂,但是空旷的盐池却能营造出一种镜面效果,所以被称为天空之境。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因为更为被熟知,所以茶卡里的配套设施也建设得较为完善,我们选择了船进火车出的套票,在观光塔眺望盐湖后,便一起上了船,向着盐湖前进。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党叔并没有随我们进来,用他的话讲,就是茶卡其实并没有什么可看的。

渡轮在盐海中行进,两岸盐泽一片荒芜,没有半点绿色,而这通透的灰色与白色相互交融,让整个世界反而显得更为简单直白。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下船,穿越小火车的木轨,然后换上鲜红的防水靴,我们踩进了这片天空之境。

然而,似乎想要拍出立身与天空之境的照片却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没有熟悉环境的人前来指导,我们在盐湖里胡乱尝试了半天,最后的结果也是不太尽人意。

得到的结论便是:果然如党叔所说,茶卡盐湖其实并不是印象里的那般天空之境的模样。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在准备乘坐小火车离开的时候,站在岸边,眼前一组并行的老铁轨吸引了我们的目光。

这一组老铁轨一直在盐湖中延伸,最后消失在了看不见的天边。两侧纯白透彻的盐湖轻柔侵泽,仿佛这两条铁轨就这样漂浮到了水面上一般。

很多地方很多铁轨都被冠以千与千寻的海上小火车的噱头,但是在我看过的这些风景中,只有这里让我仿若真的穿越到了千与千寻的世界。

在久石让温柔却能在灵魂深处荡起涟漪的音乐声里,面前的海上老铁轨上,似乎从过去驶来一辆摇晃的小火车,穿梭在岁月的缝隙间,一个需要学会勇敢的人,有些忐忑,又怀有期待地坐在车厢里,身边是不会说话的无脸男,就这样默默陪伴着,向着未知的前方前进。

小火车,消失于海面,无畏,又温柔地一路前进。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小粟航拍的茶卡盐湖

在我看来,小粟是个比较传统的成都大男孩,他说不管去哪里旅行,吃饭的话一定要有川菜,配上白米饭;这一点和我恰恰相反,在全新的世界里,我想要彻彻底底颠覆自己,仿若曾经的自己只不过是上世的记忆。

所以,晚间一起吃过川菜,旅伴们回屋休息后,我却想要更深入地了解一下德令哈,这座初见的西北小城。

行走在冻雨飘飞的街头,晨曦问可不可以给她邮张明信片,因为她有段时间痴迷过海子;于是我去读了海子的那首写在德令哈的诗。

果然,有的事物,遇见的早与晚,并不能妨碍它在你心里走得深与不深。

今夜青稞只属于他自己,一切都在生长;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空空;今夜我不关心人类。

我在德令哈。

NO.4:送你一朵小红花(大柴旦翡翠湖)

晨间8点,告别德令哈,天空略微有些许的阴郁,党叔有些担心地说:如果这样的天气,翡翠湖就不足够漂亮了。

Mary因为身体缘故临时决定退出团队,姐夫义无反顾地也留在了德令哈,他们决定休整后直接前往格尔木与我们汇合。

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后,抵达大柴旦,阳光穿透云层,将这个空旷的西北小镇照耀得熠熠刺眼,党叔说:你们运气真的好。

海西

前往大柴旦

海西

前往大柴旦

大柴旦翡翠湖因为元旦时四字弟弟的那一部电影而被国人所熟知,彼时电影上映时,曾拉了一帮朋友坐在前排观影,最后情感升华的时刻四字弟弟站在翡翠湖边,那一抹场景纯净得并不似人间。

而当自己见到翡翠湖的第一眼的时候,虽然因为少了电影的滤镜而有些恍惚地认知为和电影里的模样并不完全相似,却也是一样的纯净透彻到让人恍若置身天堂。

我没去过天堂,但我心里大概认为,或许天空就是这样明亮且干净透彻的模样。

翡翠湖

大柴旦翡翠湖

翡翠湖

大柴旦翡翠湖

翡翠湖

大柴旦翡翠湖

翡翠湖

大柴旦翡翠湖

翡翠湖

大柴旦翡翠湖

因为矿物盐而显得青绿透彻的湖水,因为高盐度而让所有生命望而却步的盐池,是如此的单纯而透彻,颜色纯净清新到像是生命的本初模样。

小粟放起无人机,然后兴奋地说道:还以为那些网络图片是P的呢,没想到颜色真的这么美!尤其通过无人机的画面看去,整个人瞬间圆满了。

但是,此后同样的话却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他口中,这片巨大的盐之大陆,虽然显得荒芜,却也同样总是让人一次又一次惊艳。

翡翠湖

大柴旦翡翠湖

翡翠湖

大柴旦翡翠湖

翡翠湖

大柴旦翡翠湖

翡翠湖

大柴旦翡翠湖

翡翠湖

大柴旦翡翠湖

翡翠湖

大柴旦翡翠湖

赵老师唱完这部抗癌主题电影的主题曲后,就因为癌症而过世,或许正因为如此,那些歌词里的含义便更具有力量,能悄然击中内心。

我们总是面对着各种各样无法抗拒的磨难,它们可能不打招呼便突然造访,让人措手不及,甚至来不及伤痛,但这就是人生啊,人生总是多是无奈,多是料想不到的际遇和悲哀,坦然活着,足矣。

送你一朵小红花,开在你心底最深的泥沙,奖励你能感受每个命运的挣扎。是谁挥霍的时光啊,是谁苦苦的奢望啊,这不是一个问题,也不需要你的回答……

翡翠湖

大柴旦翡翠湖

翡翠湖

大柴旦翡翠湖

翡翠湖

大柴旦翡翠湖

翡翠湖

大柴旦翡翠湖

翡翠湖

大柴旦翡翠湖

翡翠湖

大柴旦翡翠湖

朋友说,他上次来的时候这里还是一副未曾开发过的模样,现下却已经修起了高大的景区大门,只是尚未开始收售门票;景区的摆渡车乘坐的人寥寥,沿着盐铸的湖堤,一路前行进碧蓝、清绿的盐池之中并不需要太多时间。

而这一次,我们也彻底见识到了党叔不同于粗犷外表的可爱。等到我们都开始告别离去的时候,党叔依旧还在操控着无人机不停拍摄,甚至险些因为失控而将无人机跌落进湖中。最后,作为司机的党叔是最后一个上车的,他一脸满足的开心笑意,说这样好的天气,即便他常来也不是轻易能碰到的。

翡翠湖

大柴旦翡翠湖

翡翠湖

大柴旦翡翠湖

翡翠湖

大柴旦翡翠湖

翡翠湖

大柴旦翡翠湖

翡翠湖

大柴旦翡翠湖

我们不禁好奇:来得次数太多了,不会看腻吗?

党叔说:只要喜欢,就不会腻,如果腻,那只能是你没那么喜欢。

是啊,若真正发自内心的喜爱,又怎么会觉得腻与疲惫呢?

翡翠湖

大柴旦翡翠湖

翡翠湖

大柴旦翡翠湖

翡翠湖

大柴旦翡翠湖

翡翠湖

大柴旦翡翠湖

翡翠湖

大柴旦翡翠湖

翡翠湖

大柴旦翡翠湖

NO.5:关于流浪的颜色(U型公路)

在大柴旦镇吃过炕锅羊肉,西北总算让我又有了那种丰盈的滋味体验。党叔说这一家炕锅羊肉算是镇上最好的一家,除了物美外,人均不到40的消费也让人着实欢喜,由此不得不标记一下,虽然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再次造访的机会。

海西大柴旦汽车站

炕锅羊肉

海西大柴旦汽车站

炕锅羊肉

离开大柴旦,在315国道上向着东台吉乃尔湖前进,沿途的戈壁逐渐变成荒漠的样子,漫漫黄沙让整个世界看起来无比苍凉。

从青海湖的碧波万里,到橡皮山的飞雪漫天,再到翡翠湖的清光流萤,然后还有这无边戈壁和漫漫黄沙……从飞雪的寒冬,到清朗的秋爽,再到炎日直射的夏天……除了繁花似锦的模样外,青海的样子在我们眼前不停变幻,让人几难捉摸,又不时惊喜。

抵达U型公路前,脑子里忽然响起一首歌。

夜色迷离,我们一起奔跑到世界尽头。在深紫色的夜幕之下,兴高采烈地说着些奇怪的话,那颗年轻而不受约束的心,在漫天星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耀眼。青春如此精彩,总有挥霍的道理。

海西

U型公路

海西

U型公路

海西

U型公路

海西

U型公路

海西

U型公路

这是《紫罗兰星斑》的一段宣传语,但是却在这白日荒漠让我有了共情。

无所谓世界尽头在哪里,也无所谓我们说的话有没有逻辑,一切的一切不过都是为了跳脱出这个充满拘束的世界,哪怕孤单寂寞,哪怕那些耀眼迷人的星斑只能自己看见,哪怕我无法用照片,用文字,用言语来记录此时自己感受到的一切,但有那么一刻,我觉得自己正悄悄地为自己而闪耀。

这一段路其实不过是315国道中极普通的一段,甚至我们用不专业的技法也拍不出那种通天公路的范儿来,但是,当灵魂开始自顾自自由起来的时候,所有的时尚与新潮都不过是这个世界抖落的星屑,发着光也不过是与己无关的尘埃,只有当自己被框定进菲林中的时候,这个世界才是我的,而那些闪耀的星斑才能与我有关。

当我开始不耻于自己并不是真正明了流浪的意义的时候,我才开始了真正的流浪。

即便我只忠于形式,但走在路上便是一切的意义,这流浪的颜色,和那紫罗兰星斑一样的迷人而耀眼。

海西

U型公路

海西

U型公路

NO.6:那片限定海(东台吉乃尔+水上雅丹)

党叔说:东台吉乃尔湖很美,不过那是之前。

从青海湖到茶卡盐湖,再到大柴旦翡翠湖,旅伴们已经开始渐渐对湖有些免疫。

党叔继续说:其实原本是没有这些湖的,不过是因为几场铺天盖地的大雨,然后为了泄洪,将雨水引流进了这戈壁之中,低洼的雅丹地貌地区,被湖水淹没之后,因为矿物盐的缘故,于是形成了东台吉乃尔湖和水上雅丹,其实它们是一片湖泊。

不过,因为西北的干旱,水量消失得很快,现在的东台吉乃尔湖,水位已经退去太多,大概是看不到太美的景色了。

告别U型公路段,前行一个小时后,抵达了东台吉乃尔湖。

海西

东台吉乃尔湖

海西

东台吉乃尔湖

这里果然如党叔所说,这里没有景区的样子,不过是一个不设防的空旷大盐场,几根简单的栏杆拦住了外来的车辆,自发而来的游客徒步穿越盐场空旷的土地,向着湖边前进;而那湖已然退缩到了快要看不到的远方。

在翡翠湖玩得不想走的党叔甚至没有下车,而我们这些异乡人还是毅然决然随着人群,踩过盐场的土地,向着湖边走去。

然后,最后只剩下了我一个人,继续深入着。

海西

东台吉乃尔湖

海西

东台吉乃尔湖

海西

东台吉乃尔湖

海西

东台吉乃尔湖

海西

东台吉乃尔湖

脚下是干涸的盐泽,望不到边际的地面坚硬且毫无生命力,只是一眼便能清楚感知到它们之中不能孕育出任何的生命。行走到湖边,白色的盐质湖地和反射着白色日光的湖水混为一体,身处其中的时候,整个人仿佛被无边的白光包裹,然后无情投放到了孤寂的白光宇宙,自由,且孤独地漫无目的漂流,找不到时空的尽头。

上车的时候旅伴们问:走到了湖边吗?怎么样?

我说:果然什么都没有。

我想:那种空的感觉,是真的彻彻底底的空。

海西

东台吉乃尔湖

海西

东台吉乃尔湖

海西

东台吉乃尔湖

海西

东台吉乃尔湖

海西

东台吉乃尔湖

海西

东台吉乃尔湖

海西

东台吉乃尔湖

前行不久抵达乌素特水上雅丹景区,与几乎无人看管的东台吉乃尔湖不同,这里的游客中心修建得很漂亮,成排的景区电瓶车寂寞地拥挤在一起,等着花60块买了参观票的来客光临。

虽然是一片湖,这里却和空旷的白光宇宙般的东台吉乃尔湖是全然不同的模样,深蓝和墨绿的湖水纠缠在一起,一座座雅丹山丘仿若一叶叶小舟漂浮水面,让人莫名想起下龙湾,但是在这个盐的国度,却看不到一根活着的杂草,整个世界那么死寂又单纯透彻。

海西

乌素特水上雅丹

海西

乌素特水上雅丹

海西

乌素特水上雅丹

海西

乌素特水上雅丹

海西

乌素特水上雅丹

Rebel很快和湖边养骆驼的人混成一片,帮忙赶骆驼之余,还享受了骆驼客的“山地摩托”,而我们则在这几近无人的景区,静静守着日头西沉,然后被湖面的涟漪撕碎的光辉一点一点打到我们脸上,让我们也跟着一起发出微光。

水上雅丹

乌素特水上雅丹

水上雅丹

乌素特水上雅丹

水上雅丹

乌素特水上雅丹

水上雅丹

乌素特水上雅丹

水上雅丹

乌素特水上雅丹

不管是东台吉乃尔,还是水上雅丹,都像是一片限定海,说不定哪一天便如同罗布泊一样忽然消失,用魔鬼城的模样代替了这白光宇宙和水上雅丹。

不过,此刻,我们却在这湖边,被向晚的阳光照亮。

水上雅丹

乌素特水上雅丹

水上雅丹

乌素特水上雅丹

水上雅丹

乌素特水上雅丹

水上雅丹

乌素特水上雅丹

水上雅丹

乌素特水上雅丹

水上雅丹

乌素特水上雅丹

因为行程规划关系,晚间入住了东台服务区的唯一住宿地:雅丹塞上宾馆。我并不太关心住宿,只是一路听着党叔和旅伴们的形容,仿若我们即将要下地狱一般的刺激:水全都是咸的,四野鸟不生蛋,条件可怕。

服务区四野果然见不到更多的建筑物,地平线就这样毫无阻碍忘我地消失在看不到的远方;宾馆是一圈平房,门牌号却让人误会以为它会往地下延伸好几层;水果然是咸咸的味道,甚至唯一的小餐馆也的确不算便宜……但是,住惯了青旅多人间的我毫不在意。

我笑着对旅伴们说:有啥关系?我连牛棚都可以住的。

只是,四野的风的确太过锋利冰冷,从四面八方吹来,肆无忌惮地打到我脸上,很冷,有些疼。

海西

东台

海西

东台

海西

东台

NO.7:Halo,Martian(火星营地+俄博梁)

我看着旅伴们逃荒似的告别东台,忽然觉得大家都有些可爱。

海西

东台服务区

不到八点,天空一片阴郁,党叔说:大概西台吉乃尔不会太好看了……

一个小时后,道路两侧被湖水包围,下车时发现,这条盐碱小道仿若一道浮桥架在了西台吉乃尔湖上。

西台吉乃尔湖其实和东台吉乃尔湖、水上雅丹也是同一片水域。虽是同一片水域,道路两侧的湖水却呈现全然不同的颜色,前进方向右侧较小的湖泊呈现出淡淡的浅蓝色,左侧一望无际的大湖却是深深的蓝色。

或许刚下过雨的关系,右侧的湖水略微浑浊,加之阳光还未布满天地间,所以并不能用无人机拍出那让人惊艳的双色湖的景色,对此小粟和党叔都很遗憾。

海西

西台吉乃尔湖

海西

西台吉乃尔湖

海西

西台吉乃尔湖

10点10分抵达火星一号公路,路边散乱地堆放着许多的路碑。透过雕刻着宇航员的简约框门,面前的世界坚硬冰冷毫无生气,俨然火星地表既视感。

沿着火星一号公路前进,约莫30公里路程却整整花去了一个小时时间。

海西

火星一号公路

海西

火星一号公路

海西

火星一号公路

海西

火星一号公路

海西

火星一号公路

海西

火星一号公路

虽然心里早已有了无人区的概念,但是即便如此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地球上会真的有这么大的一片土地,丘壑起伏,坚硬单调,没有一根草,没有一只爬虫,除了我们这些访客外,毫无一丝生气。

即便是无边的戈壁,沙漠石堆的阴影之中,也总该有鸣虫潜伏,也总会有骆驼刺将根深深扎进黄沙……但这里,我目所能及的所有丘壑之间,什么都没有!

所以,当抵达冷湖腹地,俄博粱雅丹边缘的火星营地的时候,我的心是有些许雀跃的,或许我这辈子是没有机会离开地球了,但是此刻我真的有一种穿梭了时空,踩到了火星地表的错觉。

海西

火星一号公路

海西

火星一号公路

海西

火星一号公路

海西

火星营地

海西

火星营地

海西

火星营地

可惜,我的旅伴们一致认为这里不过就是一处以火星之名吃钱的人造景点罢了,所以兴致并不高;的确,这毫无生命力的腹地,资本家用钱造出了一处关于火星的假象,然后不管是住宿还是餐饮,价格都仿佛在用昂贵的火星币在计算,就连租个宇航服拍照,也是需要800块地球币一小时(半小时500块)……不过营地却是免费开放参观的,虽然其实也并没有太多的特别之处,但是当你给自己造了一个梦境以后,再沉浸其中,生活还是如此充满奇妙的趣味。

海西

火星营地

海西

火星营地

海西

火星营地

海西

火星营地

海西

火星营地

海西

火星营地

海西

火星营地

海西

火星营地

海西

火星营地

海西

火星营地

海西

火星营地

海西

火星营地

海西

火星营地

海西

火星营地

海西

火星营地

海西

火星营地

海西

火星营地

旅伴们攀爬完俄博粱的时候我才出现在他们面前。

我穿越去了火星,我笑着说。

这里适合孤独地做梦,假想自己在离那帮地球上聒噪的人群最远的地方,所有的视线永远无法将人纠缠捆绑住,然后像马特达蒙那样,当一个新世界的造物主,或者自我放逐,或者等待救赎。

不过,也只能是一个中二且昂贵的假梦。

冷湖俄博梁省级雅丹地貌风景区

俄博粱

冷湖俄博梁省级雅丹地貌风景区

俄博粱

冷湖俄博梁省级雅丹地貌风景区

俄博粱

冷湖俄博梁省级雅丹地貌风景区

俄博粱

冷湖俄博梁省级雅丹地貌风景区

俄博粱

冷湖俄博梁省级雅丹地貌风景区

俄博粱

冷湖俄博梁省级雅丹地貌风景区

俄博粱

冷湖俄博梁省级雅丹地貌风景区

俄博粱

冷湖俄博梁省级雅丹地貌风景区

俄博粱

冷湖俄博梁省级雅丹地貌风景区

俄博粱

冷湖俄博梁省级雅丹地貌风景区

俄博粱

冷湖俄博梁省级雅丹地貌风景区

俄博粱

NO.8:超时空对视(恶魔之眼艾肯泉)

在火星营地外,我们吃完地球小卖部带来的手撕面包和自嗨锅后,不到1点,继续前进。

而下一站却是如此的遥远。

迷迷糊糊不知道睡了多久,再醒来的时候315国道已经不知何时延伸进了沙漠之中;可即便是沙漠,却也比俄博粱雅丹看起来更有生命力和人情味。

沿途的重卡渐渐多了起来,等到到了茫崖市的地界才明白,原来是因为这里满地的石油的缘故。这座因为石油而兴起的城市,有一座由石油工人组成的小镇,夹在新疆和青海之间快乐生存,党叔说,他们的家属大多又住在甘肃的敦煌。

艾肯泉则深藏在茫崖市花土沟镇莫合尔布鲁克村之中,从花土沟镇开始离开公路,驶入颇为颠簸的乡道。

党叔开得算快,却也几乎花了快一个小时时间,他说:这乡道也是刚修好的,不久之前还只有吉普车才能深入。

我们环顾四野,向晚6点半,大西北虽天黑得晚,日头却也早已西斜,浅浅的湖泊一片波光,周围是望不到边际的草场,数不清的羊和牦牛慵懒踱步,十几分钟才能遇见一栋的民舍,偶有炊烟,却见不到人影。

我和小粟共同感慨:第一个发现这个恶魔之眼的人,到底是怎么走到那里的……

其实,第一个记载这眼泉水的是130多年前的一位叫做普尔热瓦尔斯基的俄国探险家旅行家,当时他在穿越尕斯盆地前往罗布泊的时候遇到了这眼吼泉。

海西

艾肯泉—恶魔之眼

海西

艾肯泉—恶魔之眼

艾肯泉太过偏远,深藏在青海的最西边的蒙古族村落之中,正在修建的游客中心也很是简陋,旷野的风比人更为狂野,将为数不多的过客们吹得东倒西歪。

在草甸之中绕行了许久才走到泉边。

海西

艾肯泉—恶魔之眼

海西

艾肯泉—恶魔之眼

海西

艾肯泉—恶魔之眼

海西

艾肯泉—恶魔之眼

直径十多米的泉眼不住地往外奔腾出泉水,而那些泉水中含有的硫磺等物质则在千百年的岁月里给泉眼绘制出了眼眶与睫眉,只是立在巨大泉边,却看得并不足够真切,直到无人机飞起的时候,透过屏幕,我们才能与恶魔之眼隔空对视。

没能前往地球之耳的罗布泊向着异时空倾吐不为人知的心声,此刻却能立在草原的冷风中与恶魔之眼默默对视,不知在相互凝望之中,我看到了你的什么,你又看到了我的什么。

一切,不过是虚妄的幻想。

海西

艾肯泉—恶魔之眼

海西

艾肯泉—恶魔之眼

海西

艾肯泉—恶魔之眼

海西

艾肯泉—恶魔之眼

海西

艾肯泉—恶魔之眼

海西

艾肯泉—恶魔之眼

海西

艾肯泉—恶魔之眼

海西

艾肯泉—恶魔之眼

8点前离开,我们被冻得瑟瑟发抖,直到9点半抵达位于石油小镇的酒店,然后找了一家饭馆,几块手抓羊肉下肚后,整个人才安稳了下来。

一个人行走在石油小镇的夜色之中,这个第一次听说名字的小城,如此安静,如此空旷又清冷。

花土沟站

花土沟晚餐

花土沟站

花土沟晚餐

花土沟站

花土沟晚餐

花土沟站

花土沟晚餐

花土沟站

石油小镇

花土沟站

石油小镇

NO.9:人造的海与赠酒的沙漠(茫崖翡翠湖)

晨间8点抵达花土沟镇旁的茫崖翡翠湖。

党叔说茫崖的山其实和吐鲁番的火焰山很像,不过反正我也没有去过吐鲁番;茫崖除了艾肯泉外,比较知名的景点还有一处千佛崖,党叔说去那里极其麻烦,需要提前去办理通行证;而茫崖的翡翠湖和青海的所有翡翠湖一样,都是为了采盐挖出来盐湖。

海西

茫崖油田

海西

茫崖翡翠湖

海西

茫崖翡翠湖

或许来得太早的缘故,翡翠湖少见旅客,冷清的盐池看守房屋旁停着一辆冰淇淋车,车牌号是四川南充的,昨天前往艾肯泉的时候也曾在荒野般的路边看到过,党叔开着车突然说道:什么时候自己也去搞个冰淇淋车,然后环游世界。

这一片片人造的海,用青绿的池水倒影出空旷无际的湛蓝天空。青海的盐湖都较为相似,却又各有不同,湖水的颜色因为矿物质含量的不同也有略微的差异,茫崖翡翠湖比起大柴旦翡翠湖,规则分布的盐田少了一份天然的野性,却显得更为开阔,连绵到望不到天边。

海西

茫崖翡翠湖

海西

茫崖翡翠湖

海西

茫崖翡翠湖

而我们总归渐渐熟悉了盐湖的模样,已然不会太过欣喜。党叔说,其实,最精彩都是放到最后,等到了格尔木,看了察尔汗盐湖后,之前的盐湖就都不算什么了。

我们好奇地问道:真的吗?

党叔说:察尔汗盐湖的水最为漂亮,面积也有56个茶卡盐湖大,要是先让你们看了察尔汗盐湖,估计其他的盐湖你们都会提不起兴趣了。

海西

茫崖翡翠湖

海西

茫崖翡翠湖

海西

茫崖翡翠湖

可是,从茫崖到格尔木,却是一段极长的路程。

9点时离开茫崖,穿越省道303向着格尔木前进,550公里路程,花去我们近八个小时时间。

青海

茫崖-格尔木路线图

午后,省道两侧的沙漠被日光照耀得隐隐发出光芒,我们下车,准备路边午餐,路边的沙地里赫然躺着两瓶红星二锅头。

我好奇地捡起来,一边的张哥接了过去:还能喝吗?

没等我回答,他拧开了瓶盖,温热的酒带着浓烈的酒气浇到了沙漠中,张哥摇了摇头:不能喝了……

那就用它来回敬这片沙漠吧,感谢它赠酒给我们这些远方来客,也感谢它赠给我们这一份辽阔又粗犷的自由,还有无边无际的光芒。

海西

S303

海西

S303

海西

S303

海西

S303

海西

S303

海西

S303

海西

S303

海西

S303

海西

S303

海西

S303

海西

S303

海西

S303

NO.10:真正的梦幻海(察尔汗盐湖)

当沙漠渐渐隐退而去,一片片的枸杞田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党叔出了口气:总算能见到绿植了。然后他指了指右边的车窗外:那就是万山之祖昆仑山。我们望过去,青黄的低矮林木间,偶有鹿和羊安然吃草。

海西

昆仑山

海西

枸杞田

海西

青藏铁路

下午4点10分,从绕格尔木而过的高速下来,抵达察尔汗盐湖游客中心。党叔前去购票,然后回来说道:你们是真的运气好,不仅走到哪里晴到哪里……这里原本要买100块的摆渡车费的,结果今天打折只需要50块,而且只是今天打折。

乘上摆渡大巴后,有专门的向导开始向我们介绍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其实是由达布逊湖、南霍布逊湖、北霍布逊湖、涩聂湖等九个盐池汇聚而成,总面积5856平方公里,是国内最大、世界第二大的盐湖,进入风景最佳的观赏区需要乘坐大巴穿越厂区,然后驶过万丈盐桥才能抵达。

而这里,彻彻底底的是一个盐造的世界,这里的大地,这里的每一片波光泛滥的海,全都是盐。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抵达游客区域后,按捺不住想要快些与察尔汗盐湖拥抱,于是我们又花了20块乘坐景区电瓶车,直抵盐湖的最深处。

有那么一刻,不仅是我,还有rebel和大C,都有一种恍然间到了热带海岛的错觉,只是这里的风强劲且冰冷,这里的沙滩纯白到毫不真实,但这里的湖水,却清澈透明美到恍若梦境。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小粟说:好像马尔代夫啊。

我说:是啊。

然后我又说:我还没去过马尔代夫。

他说:其实我也没去过。

这个世界,真的不是P图P出来的吗?

放起无人机的那一刻,他说:这一趟旅行感觉彻底圆满了。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因为高盐度的关系,虽然盐湖看起来美到了极致,却并不像热带海域那般可以投身进去,冰冷的高原风也让我们清醒认识道:这个梦幻一般的世界,也只能是梦一样的存在,可以看,却不可以接触。

有的盐池里,高耸着高低不一的结晶盐柱,工作人员守着透明的玻璃船,收费拍照。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其实,我还是更喜欢热带的岛屿的,因为我可以亲自去溅起水花,然后去和海胆、海星、五颜六色的海鱼一起混迹一起,而这里,没有那些热烈的生命力,但也正因为如此,这里美得更为单纯,它就是美,只是美。

如果这世界上真的有一片梦幻海,我想,大概就是它了。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察尔汗盐湖

7点半,乘坐大巴重新穿过万丈盐桥,然后回到车上,向着格尔木前进,然后和早已经在此闲置几日的Mary和姐夫汇合。

晚间找了一家当地的餐厅,手抓羊肉、羊肉串、羊头……吃得不亦乐乎。

我对Mary说:你看你,茶卡之后就和我们分开,然后今天才又汇合,要知道这一路最美的那些风景你是彻底全部错过了。

Mary不开心说道:我感觉这次来了一次假的旅行。

然后她又自我安慰道:不过,好在我们还有可可西里。

海西

格尔木

海西

格尔木

海西

格尔木

海西

格尔木

海西

格尔木

海西

格尔木

海西

格尔木

海西

格尔木

NO.11:可可西里!

关于可可西里,最初的印象便是陆川的那一部同名电影。

之后也曾看过一些纪录片,印象最为深刻的是,盗猎者在繁殖地剥去藏羚羊值钱的皮后扬长而去,那些已经没有了皮的母藏羚羊,鼓着大肚子,一团火红的肉体在青黄的大地间绝望挣扎,就像一团团罪业的火焰,在最纯粹的大地之间,以欲望为养分,燃烧熊熊。

我知道,我其实是进不了保护区的核心地区的,党叔说我们只能沿着109国道深入,并不能驶离马路,最后抵达索南达杰保护站后便需要返程;我无法与那些精灵一般的藏羚羊近距离接触,我无法去切身感受可可西里的辽阔和无情……但是,那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此刻,我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里,进入了可可西里。

那些梦幻一般的盐湖是旅行的馈赠,而我一开始,就只是想要把自己放空到可可西里的大地上,去遇见属于自己的孤独。

8点从格尔木出发,驶出市区后,不多时便开始进入昆仑山地界。

我笑说:我小学时候读过还珠楼主的书后便是修真仙侠迷,可惜去过峨眉山,终归是与峨眉派无缘了,不知道在昆仑山能不能有仙缘呢?

党叔难以置信问道:峨眉派不都是女尼吗?

我无奈解释:那是金庸笔下的峨眉,还珠楼主笔下的峨眉可比金庸先生的要早得多……

昆仑山

昆仑山

昆仑山

昆仑山

10点半,经过检查站,穿过昆仑大峡谷,抵达了昆仑神泉。

昆仑神泉又称为纳赤台清泉,由海拔4000米以上的冰雪融水补给,经长时间地下径流,至昆仑河北岸受东西向压扭性断层阻隔,上升形成。泉口在海拔3540米之地,传说当年文成公主进藏时行至此处,忽然遭遇风沙烟瘴,无法前行。迎亲大臣禄东赞告知公主,需要祭拜神山才可通行。公主下辇后将从长安迎请的佛像供奉在一处平台上进行拜祭,然后一股清泉从佛像前喷涌而出,形如宝塔莲花,便是这眼昆仑神泉。

我和小粟一起拿着空矿泉水瓶装了满满一瓶泉水,我的带回了成都,他的则在垭口泡了自嗨锅。

昆仑山

昆仑神泉

昆仑山

昆仑神泉

昆仑山

昆仑神泉

昆仑山

昆仑神泉

昆仑山

昆仑神泉

昆仑山

昆仑神泉

昆仑山

昆仑神泉

昆仑山

昆仑神泉

11点半,经过昆仑山矿泉水灌装地后不久,便抵达了玉珠峰观景台。

昆仑山

玉珠峰

昆仑山

玉珠峰

昆仑山

玉珠峰

昆仑山

玉珠峰

昆仑山

玉珠峰

拜祭过神山后继续前行,在开始进入攀升的山道前,我们便遭遇了一波野驴。初见野驴的大家都颇为兴奋,下车后向着野驴走进,它们虽不惧怕我们,却始终与我们保持着安全距离,不时回过头望着我们。

昆仑山

可可西里野驴

昆仑山

可可西里野驴

昆仑山

可可西里野驴

昆仑山

可可西里野驴

昆仑山

可可西里野驴

昆仑山

可可西里野驴

昆仑山

可可西里野驴

昆仑山

可可西里野驴

抵达昆仑山垭口处后,天空开始飘起了细雪,我们下车绕行了可可西里和三江源纪念碑、索南达杰纪念碑后便回到车里吃起了午餐。

Mary和姐夫一路没有随我们前行,睡了几天后精神极好,于是走到了垭口半山腰处的一处经幡后,远远望去那里围坐着一圈人。

回来后一问,姐夫说,他们口中念着些听不懂的话语,只听到说什么:七色之光……

然后,不知道谁接了一句话:是不是在召唤神龙?

昆仑山口

昆仑山垭口

昆仑山口

昆仑山垭口

昆仑山口

昆仑山垭口

昆仑山口

昆仑山垭口

昆仑山口

昆仑山垭口

昆仑山口

昆仑山垭口

昆仑山口

昆仑山垭口

昆仑山口

昆仑山垭口

昆仑山口

昆仑山垭口

昆仑山口

昆仑山垭口

昆仑山口

昆仑山垭口

昆仑山口

昆仑山垭口

昆仑山口

昆仑山垭口

昆仑山口

昆仑山垭口

越过昆仑山垭口,虽然并不能离开国道,但我们却彻底进入了可可西里。

经过不冻泉后,路边的建筑越来越少,除了公路和不远处并行前进的青藏铁路,再难见到更多的人造景观。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不冻泉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不冻泉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不冻泉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不冻泉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不冻泉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不冻泉

浓雾将远方的雪峰隐去,我们面前的只剩下了黄色的无边荒原,以及时不时出现的野牦牛。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可可西里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可可西里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可可西里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可可西里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可可西里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可可西里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藏羚羊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藏羚羊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藏羚羊

直到下午3点抵达索南达杰保护站,我们一路虽也偶遇了几群藏羚羊,但因为都在极远的所在,看得并不能太过真切。

返程后,快要抵达垭口的时候,党叔摇头笑道:你们真的是很奇怪……平日里在路边就能遇到藏羚羊,你们偏偏遇不到太近的……平日里看不到的野驴,你们却一路到处都能遇到,甚至就在路边……

这也或许是我们和可可西里的一种奇妙的缘分吧。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索南达杰保护站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索南达杰保护站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索南达杰保护站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索南达杰保护站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索南达杰保护站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索南达杰保护站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索南达杰保护站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残骸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野驴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青藏线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索南达杰保护站

抵达无极龙凤宫的时候,其余人都不愿意下车了,只有我陪着Mary和姐夫去逛了逛这座海拔最高的道观。据党叔讲说,这里供奉的是道教上神西王母。

昆仑山

无极龙凤宫

昆仑山

无极龙凤宫

昆仑山

无极龙凤宫

昆仑山

无极龙凤宫

昆仑山

无极龙凤宫

昆仑山

无极龙凤宫

7点半,回到格尔木后,Mary和姐夫便直接前往动车站乘坐动车返回河南了。

Mary有些不甘:感觉不过瘾呢。

我有些无奈:谁让你一路所有的精华全都错过。

海西

格尔木

海西

格尔木

NO.12:风之归途(京藏高速)

小粟和张哥翌日从格尔木离开,而我和rebel、大C则和党叔一起,从格尔木返程西宁。

早上9点出发,沿着京藏高速前进760公里,直到夜色降临才抵达西宁,原本以为这段归途会比较无聊,结果却意外的让人有所享受。

党叔说,很少有这样好的天气,一路阳光陪伴。

海西

京藏线归途

海西

野骆驼

好吧,看来我们之中的晴天娃娃还在,大概率就是一袭黄衣的我了,毕竟这是属于阳光的颜色。

日光里的京藏高速,蜿蜒在高原之上,鲜有车辆与我们同行,身边只有那些巨大的风力发电机,像一支支巨型的风车,插在这片无边广袤又寂寞空旷的大地之上,陪伴我们前进。

海西

京藏线归途

海西

京藏线归途

海西

京藏线归途

海西

京藏线归途

海西

京藏线归途

如若我再做一个梦,我觉得虽然未曾有过相似的场景,但却给了我一种置身宫崎骏电影里的感觉。

起风过后,干净透彻的世界,梦一般的巨大风车,孤独前进内心却毫无恐惧的人,阳光将所有的阴暗皆都照亮,整个人于是也变得通透而干净,无畏孤寂,只说自由。

海西

京藏线归途

海西

京藏线归途

海西

京藏线归途

海西

京藏线归途

海西

京藏线归途

海西

京藏线归途

海西

京藏线归途

海西

京藏线归途

人虽少了,大C却变得比前几天都更为健谈,还有一贯活泼的rebel,细聊之下才知道大C和我一样是双子座,而rebel是射手座,虽然不知道党叔是什么星座,不过看来我们都是风一样的星座(大C说射手是假的火象星座,实则也是一阵风),驾风而起,随遇而安。

于是,我们突然下了高速,莫名行到了都兰县城的郊外,逗玩了一只农家的刚出生十天的小羊羔,又在县城里吃到了党叔老家的小吃搓鱼儿……然后穿行茶卡小镇,在阳光里随缘前进。

对于风而言,自由便是最大的规则。

坐在巨大风车下的草原上的时候,我突然被满满的自由感充盈了全身。

都兰宗加汽车站

羊羔

都兰宗加汽车站

都兰

都兰宗加汽车站

都兰午餐

都兰宗加汽车站

都兰午餐

都兰宗加汽车站

都兰午餐

都兰宗加汽车站

都兰午餐

我想去可可西里寻找无边的孤独,但是却发现那终归不过是自己的妄念;然后我在阳光里踏上归途,忽然之间那种奇妙的感觉便突然而至,上一次是在喀什的街头,这一次是在青海的旷野,那种并不强烈,却让人隐约想笑的轻松感,莫名舒爽。

海西

京藏线归途

海西

京藏线归途

海西

京藏线归途

海西

京藏线归途

海西

京藏线归途

海西

京藏线归途

海西

京藏线归途

海西

京藏线归途

抵达西宁已是晚间9点,我在莫家街与大家作别,彻彻底底成为了飘荡在这个城市里的一个人。

预定的太空舱住宿,在工作人员小姐姐的一路指引下顺利抵达,淡季时节,整个旅舍里就只有我一个人。

对于在东台放言“住过牛棚”的我来说,太空舱自然不会有任何问题,甚至它让我们想起了上一次住胶囊旅馆的记忆——那已经是5年前的事,在马尼拉。

西宁

太空舱

西宁

西宁夜色

不该听大C的建议,也不该忘记多年前在呼和浩特的那次痛苦经历,我在西宁又体验了一次北方人钟爱的搓澡,感觉自己搓背(刮皮)、撒盐(上调料)、汗蒸(上笼屉)一条龙下来,俨然变成了西宁街头的粉蒸肉……

西宁

莫家街

西宁

羊肉泡馍

西宁

甜醅子

凌晨两点,正准备入睡,整个世界忽然摇晃了起来。经历过汶川大地震的成都人自然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大家在群里交流过后很快知道了:青海果洛发生7.4级地震。远如成都竟也有震感,所幸第二天看新闻发现并没有太重的伤亡。

漾濞不久前也刚地震过,问过大理的朋友,表示还好,未曾想到凌晨便轮到了自己,好在并没有太多畏惧,只是安然躺在微波炉一样的太空舱里,随着这个世界一起摇晃。

愿一切都安好吧。

NO.13:细雨(莫家街)

我问老板:这附近有什么可以玩的地方吗?

年轻的女老板想了想,笑着说:莫家街就是吃啊……不过这附近倒是有个寺庙你可以去看看,是藏传佛教的寺庙,与大大的父亲颇有些渊源,我们本地人常去,但是几乎没有游客知道,很小众。

然后她又笑着问我:真的不需要我帮你拍照?

我微微有些许的不好意思:不用不用……我自己瞎拍着玩就好了……

然后,我又举起相机和手机,对着面前足够三人份的青海土火锅一顿猛拍。

不多久,我问:可以给我半份手抓羊肉吗?

最后,临走前我又要了一个塑料袋:我还想去对面的美食城买一份狗浇尿……但是我估计我是真的吃不下去了……

莫家街

青海土火锅

莫家街

青海土火锅

莫家街

烤馍

莫家街

手抓羊肉

莫家街

手抓羊肉

莫家街

青海土火锅

走出土火锅店,西宁街头的雨依旧下得不紧不慢。

在进土火锅店之前我已经吃过了牛奶鸡蛋醪糟和果仁牦牛老酸奶,然后我又果真去点了一份狗浇尿……没有办法,一个人混迹在西宁街头,却又想在这最后半日里好好体味下属于青海的味道。

莫家街

牛奶鸡蛋醪糟

莫家街

果仁牦牛老酸奶

莫家街

手抓饭

莫家街

牦牛老酸奶

莫家街

牛奶鸡蛋醪糟

莫家街

梨汤

莫家街

狗浇尿

莫家街

果仁牦牛老酸奶

然后,我穿过泥泞的道路,进入了宗喀大慈宏觉寺。

公元七世纪,松赞干布迎娶文成公主,作为陪嫁的释迦牟尼等身像在运往拉萨的途中,曾在这里停驻了长达月余,留下一处土建宝座,之后,喇钦•贡巴饶赛便于公元十世纪在此修建了宗喀大慈宏觉寺。

而关于这座寺庙,最为人乐道的,大概还是十世班禅和大大父亲之间的那一段渊源。

西宁

宗喀大慈宏觉寺

西宁

宗喀大慈宏觉寺

西宁

宗喀大慈宏觉寺

西宁

宗喀大慈宏觉寺

西宁

宗喀大慈宏觉寺

西宁

宗喀大慈宏觉寺

细雨里,寺庙正在修整,同时为了准备大型佛事,所以并没有对外开放,无奈的我只能走了出来,然后走进了对面的一座名叫金塔寺的佛寺。

金塔寺约建于明代,后清代归属塔尔寺,塔尔寺在多年前已然造访,这一次并没有纳入行程。

西宁

金塔寺

西宁

金塔寺

西宁

金塔寺

西宁

金塔寺

在金塔寺求了两盏酥油灯。

一盏送给了袁老,感谢他来这人间一趟,为人间消除了饥荒。

另一盏送给未来会出现自己生命里的那一个人,愿你能带来美好。

供完灯,静静坐在金塔寺二楼回廊的木地板上,看着面前的细雨淅淅沥沥落下,将自己的思绪浸染打湿,让所有的心念都归向平静。

西宁

金塔寺

西宁

金塔寺

西宁

金塔寺

西宁

金塔寺

西宁

金塔寺

NO.14:尾声夕风般的异邦人

尽管西宁和成都都朦胧在细雨之中,国航还是按时将我带回了成都。

晚间9时许,飞机降落滑行,那些机场的霓虹,在雨里被拉成一道道长长的光影,重新构建出了那个熟悉的人间。

夕风的异乡人,告别青海的空旷与孤寂,重拾成都的烟火。

在格尔木那一个一个人的夜晚,独自行走在陌生的街头,灯火阑珊,咖啡馆里我一滴未沾的酒,夜半街头微凉的夜风,还有那些关于往昔的追忆,全都远去,封存进了记忆里。

感谢依旧生活在远方光影里的那些异乡人,让我对于自己的心越来越清晰。

青海

夕风的异邦人

fin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