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后的秘境,大峡谷最佳观景村寨,遥望三江并流奇观

474 次浏览

进入大峡谷的第一个夜晚,要宿在怒江福贡县的一个叫老姆登的村寨,记忆中一个有趣又耳熟能详的名字,原来在怒族语里,“老姆登”是“人喜欢来的地方”的意思,怒江人又称它最美村寨。

金沙江、澜沧江和怒江,三条发源于青藏高原的大江,在云南省境内自北向南并行奔流170多公里, 穿越担当力卡山、高黎贡山、怒山和云岭等崇山峻岭之间,形成世界上罕见的三条江水并流而不交汇的奇特自然地理景观,其间澜沧江与金沙江最短直线距离为66公里, 澜沧江与怒江的最短直线距离不到19公里。

从西藏察隅县的察瓦龙乡到云南怒江州的首府六库,怒江在碧罗雪山和高黎贡山夹峙下,形成三百多公里长的大峡谷,我们从云南保山逆流进入峡谷后,

在福贡县从怒江的左侧过桥转到了右侧,沿碧罗雪山九曲十八弯爬到半山腰,便是传说中怒江的最佳观景村寨了。

由于这里地势险要,视野开阔,吸引了大批游客在这里扎营,许多怒族农家改造了住宅,开起来民宿,面山峰,临峡谷,好不风光。

安排好住宿,已近黄昏,高黎贡山近在眼前,著名的皇冠峰还有些许光影,让人感慨万千的是,山的那边应该就是缅甸北部了,记得抗战后期,中国10万远征军进入缅甸抗战落败,部分将士就是翻越这座高黎贡山回到祖国,而著名的驼峰航线,大概就是飞越气候变幻无常的这座高黎贡了吧。

从这里可以远望怒江上游层层叠叠幽深的峡谷,峡谷两侧的河谷与山坡上,数百年间生活着傈僳族、怒族、独龙族、藏族等数个中国少数民族,他们的祖先大多数是由碧罗雪山之东辗转迁徙而来,刀耕火种,渔猎为食。虽有蜿蜒曲折的数条古道连通峡谷内外,大山却始终是阻隔他们视野的屏障,也让外界对峡谷倍感神秘。

令人惊讶的是,曾经与世隔绝的怒江大峡谷,早在20世纪初就传入了基督教,老姆登的教堂建在半山腰的一块平坝,内侧有一个水潭,外侧是咆哮的怒江,传统上称风水宝地,一百多年来依然每周礼拜。我在客栈顶楼俯瞰,一波接一波的人来打卡教堂。

怒江地区的基督教堂均来自于法国传教士,早在20世纪初,法国传教士就开始从茨中地区跨越碧罗雪山,来到怒江地区传教,并建立了多座教堂。老姆登教堂是其中最大的一座。从外表看,这座教堂并不壮观,没有常见的玻璃彩窗、穹顶、和标志性的哥特式尖塔,甚至也没有管风琴等乐器,有的只是长条凳和红漆木窗,可这并不妨碍人们的虔诚,周边乡村的信徒们都会集中在这里做礼拜。

夜晚面对高黎贡山和皇冠峰,视野开阔,风清月朗,按这个方向,准备明早看日照金山。皇冠峰因形似王冠而得名,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作。

冬季的西南日出得晚,8点多终于等到太阳的光辉,太阳先照亮高黎贡山,在客栈露台看灼热的光影慢慢从山尖移下来,

刷新皇冠峰的那一刻。

于是,怒江峡谷的秋冬的早晨就成这样,蓝绿的江水像一条飞舞的玉带,一半的山脉被阳光照亮,对面的一片还在青黛中,阳光的温度唤醒怒江和峡谷里的湿气,逐渐形成云雾。

站在老姆登的平坝向西北遥望,怒江峡谷一片幽蓝,仿佛可以看到金沙江、澜沧江、怒江三江并流的奇观,上游狭窄区域聚集的云海,向下游宽阔区域流动,云海拍打山体,翻滚起伏,像大海的波涛,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矗立于悬崖之上的基督教堂,内侧是一个开阔的水池,阳光照亮高黎贡山后,正好给教堂形成一个明暗对比的倒影,山川与历史,自然与人文,勾勒出一幅厚重的怒江画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