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人惦记的白堤桃花开了,西湖桃红绿柳,鸳鸯戏水

400 次浏览

今年春暖,西湖的春花开得早,杭城市民惦记的白堤复瓣桃花,被前几天的一声春雷,一场大雨,不知有没有惊到。骤雨初歇,一早赶到白堤,想看看花落多少。

疫情复工后的第一天限行日,早上7点前把车开到白堤停好,此刻春风拂面,朝阳唤醒了西湖,白堤上游人尚少,道两旁一棵柳树一株桃花相间,桃红柳绿,特别鲜艳。

白堤在唐代称为白沙堤、沙堤,后来在宋、明又称孤山路、十锦塘,它东起“断桥残雪”,经锦带桥向西,止于“平湖秋月”,长约2里,把西湖划分为外湖和里湖,并将孤山和北山连接在一起。唐代诗人白居易任杭州刺史时有诗作:“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荫里白沙堤。”便是指这里,后人为纪念这位老市长,称为“白堤”。与苏堤不同的是,北宋苏东坡任杭州知州时,疏浚西湖,利用浚挖的淤泥构筑成堤,杭州人民为纪念苏东坡治理西湖的功绩,把它命名为“苏堤”。相同的是,他们都是著名诗人。

白堤上大都为复瓣桃花,花期较普通桃花晚,主要有小花白碧桃、大花白碧桃、五色碧桃、千瓣桃红、红碧桃、绛桃、绿花桃、垂枝碧桃等多个品种,花朵馥郁,色彩丰富,极具观赏价值。

从白堤望向主城区,湖滨区域若隐若现,淹没在一片春红之中。

从白堤向东看,是新西湖十景之一吴山天风,山上有城隍阁。吴山不高,但由于插入市区,其东、北、西北俯临街市巷陌,南面可远眺钱塘江及两岸平原,登上吴山可尽揽杭州江、山、湖、城之胜,有凌空超越之感,“吴山天风”即由此而得名。

向南看是雷峰塔,吴越忠懿王钱弘俶为供奉佛螺髻发舍利而建,中国民间故事《白蛇传》中,法海和尚骗许仙至金山,白娘子水漫金山救许仙,被法海镇在雷峰塔下。

北边是位于宝石山上的保俶塔,建于五代十国时期的传统古建筑,历代曾多次修建,这不,现在又搭建脚架,进入维修状态。

到八点左右,白堤上游人多了起来,拿手机的,拿风筝的,拿相机的,步履匆匆,生怕错过了好时光。

白堤上南北临湖,常有一拨老人在放风筝,不管吹哪个方向的风,都可以不用助跑就能让风筝飞起来。这个“白蛇传”的风筝是不是和白堤流传的故事很应景,你不得不感叹高手在杭州老底子的民间。

历经苦寒的花朵特别香艳,熬过隔离的身影更加矫健,最羡慕每天能在白堤晨跑的人,看尽春桃夏柳,秋桂冬雪,便是一生无悔。

西湖游船已经开始营运,只是复工开始后的工作日,忙碌的人们还没有这么早到来,得先作为风景先绕几圈。

白堤北侧的北里湖是西湖鸳鸯集中的区域,这几年西湖水域改善以及游人保护意识的增强,迁徙到西湖的鸳鸯不但增多,有的还常年留在了这片水域,成了西湖的一张亮丽的名片,被称为“西湖小精灵”。接下来,西湖边的鸳鸯将进入繁殖期,它们要在湖面上打闹、嬉戏,忙着在北山路的梧桐树上做窝。

鸳鸯总是出双入对,是中国古代文学作品和神话传说中的鸟类,常被人们用来比喻男女之间的真挚爱情。

白堤和孤山路在这坐楼为界,春暖花开的时节,从这座中西合璧的“逸云寄庐”北面望过去,它最能体现西湖的秀美和醇厚的历史底蕴:始建于1927年的逸云精舍、上海帮的大亨富豪、浙大会馆、钱江画院、艺术大师沙孟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