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藏丙察察线起点,传说人神共居的地方,都住着哪方“神仙”

427 次浏览

计划中怒江大峡谷线的尽头,便是这个传说中的人神共居的丙中洛小镇,贡山县城茨开镇沿着怒江峡谷北上,一个大拐弯的平坝上,便是一个视野开阔的丙中洛观景台,站在这里,眼前是开阔的丙中洛坝子,脚下是咆哮的怒江第一湾,云雾缭绕,恍若仙境,据说这是丙中洛的常态。

怒江自流入云南后,从丙中洛开始被碧罗雪山和高黎贡山夹在狭窄的峡谷中,与澜沧江、金沙江形成三江并流的自然奇观。这里独特的地貌促使怒江蜿蜒曲折,拐弯一个接一个,怒族、傈僳族、藏族村寨就搭建在拐弯的斜坡上,仿若世外桃源。

冬季雨少江浅,水流轻缓,怒江像一条蜿蜒的锦带,碧绿清澈,峡谷安详宁静,像一位沉思的怒族阿茸仙女。

传说中的怒江第一湾,就在不到观景台的右边,别看现在这样碧水盈盈,夏季的时候像咆哮的野马。

紧挨着的一个湾可能没有那么急,有一座斜拉桥与之像岛的部位相通,被称为桃花岛,是不是春天西藏林芝桃花开的时候,这个岛上也是三生三世界啊!

在丙中洛村下方是重丁村,有一座标志性的建筑,风格是中西结合的重丁教堂,早在20世纪初,法国传教士翻越碧罗雪山,来到怒江地区传播天主教。

下午驱车再往上走,穿过数百米高拔地而起刀削斧劈般的绝壁石门关,怒江一个比较大的拐弯,对面是雾里村, 也称翁里,怒族人村寨,丙中洛旅行中避不开的村子。面对高黎贡山,靠着碧罗雪山延伸出一个缓坡,怒江拐弯从村前流过,这里是“三江并流”自然遗产的核心地区。

从一段保存完好的茶马古道进入村子,再从近年来修建的吊桥出村比较有带入感。村落建筑为干栏式木楞房,房前屋后绿荫环绕,鸡鸣犬吠,自然劳作的村民,古朴脱俗,行走期间悠远迷离。

村子的中心位置有一座经幡环绕的白塔,可以看出这个怒族村寨是信奉藏传佛教的,与信奉天主教的重丁村仅相差十多公里,或许是与早年茶马古道与西藏交往传入的。

石门关将怒江大峡谷最后的20公里与外界相隔,只留下一条崎岖的茶马古道与外界相连,一面悬崖有一道横切的裂痕,那就是电影《德拉姆》中挂壁古道,传说中唯一“活着的“茶马古道了。

早年,石门关外,车水马龙,石门关内,宁静嫣然,恍若隔世。茶马古道经过怒江大峡谷,要把茶叶,丝绸,瓷器等,运送到西藏的察隅县,甚至林芝,进行物资的交换。远去的茶马古道在云南的许多地方已被现代交通公路取代,只有靠想象了,而怒江的这一段,现今雾里村还在用着,因为公路隔着怒江通不到村子。

脚下就是湍急的怒江,勇敢的你要不要去亲身去体会一次。

从雾里村沿怒江再往前一点点,碧罗雪山的一个缓坡山坳,怒江大峡谷尽头的最后一个村子,以优美的田园风光著称的小小村落叫秋那桶,这里是丙察察线快进入西藏的地方,注意观察,右边的山坡,不要错过哦!

秋那桶,“桶”在怒族语中是“和平、平安”的意思,听这名字,看这村寨,疑似闯入日本国的山间,村子的主要居民是怒族和傈僳族,村的中心也有一座中西结合的天主教堂。

依雪山,傍怒江,环碧野,揽云海,滇藏茶马古道边,这个大地调色板一样的秋那桶,应该是怒江大峡谷最美的民族村寨了。

一个边陲峡谷小镇,有藏传佛教、天主教、原始宗教并存,每年农历三月十五日,延续三天,怒族人还都要举行仙女节,纪念仙女阿茸姑娘,以祈求安泰,节日或源于原始崇拜,或是早期母系氏族尊崇女性的一种遗俗。那么,传说中人神共居的地方,是指这一个曾经与世隔绝的地方,人们对信仰的包容,还是对这一片神奇大自然的赞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