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山西隰县 黄土奇观故事

458 次浏览

在山西省隰县漫游,千沟万壑像脱缰野马在高原上奔驰,恍惚间,你成了高唱套马杆的那位牧人。在它们奔腾的躯体上,随处可见自然生成的彩色条带,如同刻意涂上的油彩,引逗的你不多看一眼好像都对不住它。这些条带,有的三五层,有的二三十层,既像层层堆叠的蛋糕,又像藏族妇女的围裙。细看,颜色大抵以红黄为主。红的有玫瑰红,夕阳红,朱砂红,土红,黄的有金黄,姜黄,桔黄 土黄,等等。红的激情奔放,黄的青春洋溢,红的喜庆吉祥,黄的雍容华贵,把隰县大地装扮得色彩纷呈。走进鸭儿湾十里彩色长廊,你的眼睛贼亮,心里温暖,仿佛阳光和希望就在眼前。再看看它们长龙般起伏,壁毯般垂挂,塔柱般兀立,你会由衷地感叹上天造物的神奇,并因此胸襟开朗,充满想象和活力。面对它们,你会暗自惊讶,原来大自然也崇红拜黄,须知红黄搭配历来是中国的代表色。隰县黄土的色泽,是大自然感化了我们,还是我们感化了大自然?

9256786c64a8857879f57015dfef52d0.jpg

看景说事,黄土悠远。黄土,姓黄名土,如果前缀地名,不只有名有姓,还有了归属。有道是人不亲土亲,譬如午城黄土,这个得名于隰县午城的黄土早已经传遍国际地学界,隰县人难免在平静中惊诧在惊诧中亲近——不为人,也为土。

我们脚下这片黄土地,算得上是熟悉的“陌生人”。

3c204c5f47153ff56353159f4c4e1e11.jpg

说熟悉,是因为它地厚载山河,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根基,面朝黄土背朝天,抬头不见低头见。说陌生,这位熟悉的朋友,又有几人能说得上来它的前世今生。

好在,地质学家给我们揭示了谜底,这片黄土地确是反客为主的外来户。千百万年来,这位不请自到的客人,不仅在我们这一坨安居乐业,还覆盖了太行山以西,青海日月山以东,古长城以南,秦岭以北的广袤地区,造成世界上面积最大最集中的黄土分布区,并成为中华民族发祥地之一,这就是人们熟知的黄土高原。午城黄土即是黄土高原地质年代典型的地质剖面。或者可以说是黄土的代言者之一。

1833791262192249f6d4745583237760.jpg

数千万年前,今天的黄土高原还是一片恣意汪洋的湖泊。它的西北部是一片广阔的沙漠,南边和东边是一片荒芜的山脉。那时期,地球上天气干燥寒冷,狂风肆虐,常常刮得昏天暗地。干旱是沙漠的成因,沙漠是黄土的来源,风暴是黄土搬家的动力。正是有了取之不竭的资源和乐此不疲的搬运工,将西北部的沙尘源源不断地向东部运送,粗大的沙粒先落,细微的尘土后降,经过上千万年的积累,湖底的积尘日渐丰厚,形成依西向东,泥土层由粗到细的格局。

a341305dd2e34158b58a92807594a310.jpg

大约2000万年前,气候转暖,风暴也气力不支,带来的尘埃越来越少,大约800万年的时候,湖水终于告竭,并被地球板块作用高高垅起,成就了今天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地貌。由此得知,黄土高原的成因主要是风力沉积作用,而黄土地貌的成因主要是流水侵蚀作用。这些地表形态,都是黄土高原的独特标记。稳厚之德、深载之功的黄土地,生长着一群与黄土地同样肤色的中国人。他们深爱着这片土地,敬重着这片土地,以至顶礼膜拜这片土地,在这里创造了华夏文明。

b5de02a4cd4d47cf6db1de9631ab8068.png

中国黄土序列的古环境研究之父刘东生对黄土有三个命名:即午城黄土、离石黄土、马兰黄土,覆盖的黄土属世界唯一,具有独一无二的的特性。其中,午城黄土就在隰县午城镇柳树沟,其黄土层自上而下连续完整,土层剖面出露清楚,是黄土高原三个不同地质年代典型的地质剖面之一,是我们认识250万年以来地球地壳结构、构造运动和地貌形态演变以及古气候、古环境的发展变化历史的一把钥匙,对科学研究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它吸引的不仅是中外地质学家,也是慕名而来的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