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临潼挖白蒿去

343 次浏览

最近西安天气一改停暖气前的阳光灿烂,变得阴云压顶,寒风飕飕,时不时还来一点雨,但依然挡不住我们去临潼挖白蒿的热情。

麦子起身啦

周末,在朋友的带领下,驱车来到临潼马额乡的一个村子。村子旁边沟沟坎坎的,站在崖上往下看,灰蒙蒙、雾蒙蒙,但我知道那绝对不是灰尘,不是雾霾,就是雾,因为空气是一种清冽的清新。下面的沟沟茆峁中是一块块的颜色:黄的菜花、绿的麦子、红白的杏花桃花正开得热闹、只有石榴还是那么冷峻地枯着,很是好看......。

灿烂的果树花

崖上石榴园

来到一处杏林,树下是各种的野菜野草。小时挖过很多次野菜,唯独没有挖过白蒿,所以在地里竟然分不清白蒿、“米米蒿”和艾草。不过挖错过几次也就很快分辨出来了,毕竟是农村人么。

漂亮的杏树林

白蒿产地—崖畔眫

没想到这个季节的白蒿还真是小,小的也就一元钱硬币那么大吧,但根还是比较深比较大,用小铲子挖出来还是比较费劲的,关键是才下过雨,根上还带泥。一个个找,一个个挖,很快竟然发现杏树下面好像找不见了。就转移地方,来到石榴园,树下是嫩绿茂盛的荠荠菜、蒲公英大如手掌般,还有好多叫不上名字但小时候经常挖的野草野菜,长的那叫个郁郁葱葱。石榴园旁边地畔的杂草丛中时不时有白蒿,这是老根上出来的,比较高大,但夹杂的根和杂草太多,不好收拾。就那么兜兜转转,上上下下的来回找,竟然也觉得市场上一斤卖15元不太贵了。

杏林

石榴园

回家,细细地摘、细细地挑拣、淘洗、晾在案板上,早上二姐早早起来剁碎,婆婆蒸的白蒿麦饭。确实挺好吃,一股子白蒿特有的气味。

老根白蒿

估计自己挑的白蒿蒸不了几口麦饭吧,但鞋子、裤子却泥乎乎的,干个啥都不容易啊!马额这地形地貌,种、收的庄稼应该都很不容易,遇到干旱的季节浇水估计也很难,所以果树栽的多一些应该能好一点,今春雨水还可以,预祝有个好收成!

站在崖上往下看

油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