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南这个山沟沟里,不仅有廊桥可遗梦,还惊现圣托里尼般的酒店_刘文成

1 次浏览

苍南这个山沟沟里,不仅有廊桥可遗梦,还惊现圣托里尼般的酒店

全国大部已进入深秋,可这里还是春天般的湿润,山峦青黛,竹林翠绿,小溪泛着波光,静谧的山谷只有潺潺的流水声,这个地方你一定没有来过。

前往大峨村的公路一定要经过莒溪镇,莒溪的对岸靠大峡山的平坝,有一座镇子上最有名的庙宇叫刘文成公庙,斗拱飞檐,古朴庄严,但不是刘基的故居。据我所知,在浙江的文成、青田、苍南共有三处纪念刘基的庙宇,苍南这处是明弘治七年刘基的六世孙刘启宪从文成县南田迁居莒溪后所建,之后每年都有隆重的祭祀活动。

从莒溪镇沿溪边往西的山里开,大约十多分钟,迎面一座廊桥横跨阳支江大峨村入口,廊桥建造精致,雕梁画栋,桥上的双龙戏珠栩栩如生,这是苍南县唯一一座木质单拱跨溪廊桥。

莒溪是浙江南大门,苍南县的最西南边了,西接泰顺县,西北和北分别紧靠文成县和平阳县,山高路远,村落分散,溪流交错,早年行走十几里难见人烟,于是人们便在相隔一定里程的溪上建一座供人歇脚的风雨亭,慢慢地发展为当地乡民休息、交流交易的廊桥。

大峨村沿溪谷建屋,南北两岸高山峻岭,山坡上是密密的毛竹,清冽的溪流穿村而过,雨水充沛,四季分明,年平均气温18℃,第一批入选国家森林乡村名单。全村不过1000人口,许多人去了县城或外地工作,山谷清脆的水声伴随着耳边的鸟鸣,特别安静,仿佛置身世外。

廊桥的上游围一个水坝,像一个天然泳池,我到的时候刚好有村民在游泳,像在蓝天翱翔。

从廊桥步行大概10分钟,订的民宿就在右边的山坡,依山而建,错落有致,共有4层,屋基部分是粗狂的岩石,黑色镂空铁门,听起来名字很土,叫“溪山村舍”。

庭院是一个玻璃搭建的地面和水池,上到主体部分的外墙是白色的,每一个房型都不一样,但每一间都有露台或是阳台,后山被翠竹包围,与周边的农家对比起来特别醒目,如果前面有海的话,真像地中海的圣托里尼建筑。

楼上看下来是这样的。

建筑的右边靠山还有一个蓝色游泳池。看了以后是不是有约起来的冲动。

从民宿往回走大约5分钟,是大峨村的大队食堂,没有洋气的菜名,但山里好吃的都在这了:山上的芋艿,溪里的石搬鱼,自晒的笋干,敲米糕,青粿,莒溪螺丝,农家猪蹄,野葱粉干,兔子巴。

“莒溪螺丝”采自门前清澈的小溪,没有泥土味;

“青粿”是采集田间的鼠麴草或艾蒿清洗捣烂挤压取汁,同晾干的水磨糯米粉、大米粉拌匀揉和成皮,然后包馅,可点咸馅或甜馅;

“石搬鱼”顾名思义是搬开溪里的石头,捕捉躲在石头底下的小溪鱼,肉细嫩,鱼鲜活,带着山间的野趣;

“兔子巴”是将兔子肉烤好了再炒,特别熏香。莒溪全镇的肉兔饲养历史悠久,曾被温州市政府授为“兔毛之乡”,因此村民们制作兔肉已有传统的手艺了。

我最钟意这四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